信仰对话
登录

找回我的密码

最新主题
» 有关“归正神学”中不合圣经真理之处的辩论(一)
由 Nathanael 周三 九月 20, 2017 4:16 am

» 无奖圣经问答:matrix
由 林歌 周四 八月 25, 2016 8:44 am

» 远离基督教、做个正常人
由 timmy 周三 六月 22, 2016 1:05 pm

» 与宗教人士对话的短信记录
由 Nathanael 周二 六月 21, 2016 11:04 am

» 一层层包装的玩意
由 schleifer 周一 六月 20, 2016 2:30 pm

» 《基督教.皇帝新衣》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8 pm

» 自称是上帝呼召的传道人会有“无情型人格障碍”吗?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4 pm

» 真正的属灵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3 pm

» 按各种标准来评价人?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1 pm

» 称杀手为弟兄,可以吗?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0 pm

» 没想到世上竟然有好看的中文节目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3:54 pm

» 家庭教会——病得挺重,伤得不轻
由 Nathanael 周二 一月 26, 2016 12:41 pm

» Casual Chat on redemption, repentance, conversion,
由 timmy 周三 十二月 02, 2015 1:11 pm

» 视频:中国教师"扬威"英国:人民就是这样炼成的
由 timmy 周日 九月 06, 2015 1:45 am

» 上帝要基督徒受磨炼?并要基督徒敬拜他?
由 林歌 周三 八月 12, 2015 9:58 pm

» 祈祷的再思
由 talithakoum 周五 七月 17, 2015 3:41 am

» 残害心灵的师道观念
由 黄河边人 周四 七月 02, 2015 10:33 pm

» 一亿美金与一首绝命诗
由 林歌 周二 六月 30, 2015 8:59 pm

» 基督教的核心教义:上帝是耶稣基督的样式
由 timmy 周二 六月 30, 2015 6:39 am

» “三势”终于下手了
由 timmy 周一 六月 15, 2015 12:41 pm


给主内江守道弟兄的一封公开信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给主内江守道弟兄的一封公开信

帖子 由 Nathanael 于 周一 五月 17, 2010 12:20 pm

avatar
Nathanael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493
注册日期 : 09-10-26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给主内江守道弟兄的一封公开信

帖子 由 timmy 于 周二 五月 18, 2010 10:43 pm

爱的论坛已屏蔽该贴,后又在旷野论坛出现。
我证实了这信的真实性。

信太长了。


由timmy于周二 五月 18, 2010 10:50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timmy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2516
注册日期 : 09-07-13

http://www.tudou.com/home/fish-cafe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给主内江守道弟兄的一封公开信

帖子 由 timmy 于 周二 五月 18, 2010 10:47 pm

给主内江守道弟兄的一封公开信
May 11, 2010

希盼像保罗那样在离世前守住所信的道的江弟兄:

读经: “因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得前书4:17)

“你们要防备法利赛人的酵,就是假冒為善。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因此你们在暗中所说的,将要在明处被人听见。在内室附
耳所说的,将要在房上被人宣扬。”(路加福音12:1-3)

作為主内的一位小子,得知您今年七月底、八月初又要同其他的弟兄一起开西岸特会,主题是“恢复耶稣基督见证的路”,本人很有负担在这个特会之前给您写这封
蕴酿很久的公开信。
本来按照马太福音十八章主耶稣的教导,小子似乎应当私下给您写信或亲自飞到您所在的地方(我曾经同另一位弟兄给您搬过家俱--从纽约搬到您现在所在的维吉
尼亚州Richmond市)当面与您交通这封信中所谈到的重大问题。但您会亲自接见我这个在十年前就离开你们这个团体的小弟兄吗?况且,问题的实质是您最
近十几年的言行得罪的不是我个人,乃是主耶稣自己以及所有因他的宝血而得以成圣的弟兄姊妹(包括你们所瞧不起的“公会”中的弟兄姊妹)。

听您讲的道、看您写的书,很清楚您是把自己所在的团体当作教会的“轴心”来努力带领的。故此,本人要按照彼得前书4:17的“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之原
则,和主自己在路加福音12章1-3节的话,将压在我心头整整13年的一件事同所有主内同道和世人分享。

小子于1994年4月2日在加拿大清楚蒙恩得救,经过蜜月期后在1995年清楚蒙召学习侍奉主。由于自己身处于你们所瞧不起的“公会”(播道会),自然照
著那个团体中所有人的作法,进入所在城市卡尔加里的一家福音派神学院(现已关门)学习。但进去后仅仅半年,主自己很清楚拦阻,但不知道退出神学院之后怎样
装备自己。就在自己為此彷徨得寝食不安之时,主奇妙安排我遇见一位至今还在你们中间受压制的老弟兄。同他畅谈几次后,心中豁然开朗,之后毅然离开神学院,
完全凭信心来到美国纽约,在您下面的一位同工手下受教并学习侍奉整整两年,得益匪浅,胜过在任何神学院受教二十年,至今无悔。正应验了当时在神学院挣扎时
其中一位创立者又是宣教士、教授的话“最好的神学院是在教会中的神学院!”

去纽约之前,我已经知道了一些关于倪柝声弟兄曾经所非常器重的同工李常受的事情和讲论。听过他讲论而又不在他的团体中的成熟的基督徒都会确定他晚年的言论
是非常具有欺骗性的异端。当然也知道您带领的团体已经同他们脱离(為此我要感谢為我们流血舍命的主!)也正因為知道这一点,才顶著很多我所在背景的牧师和
弟兄姊妹的反对,放心到你们中间受教。但心中总是有一个疑问:这样好的一个基督教团体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异端呢?

记得那是1996年底或97年初的一个时候,小子刚刚去纽约在你们中间受教不久,您的那位同工就带我去见您,恐怕是要得到您的首肯吧。我一见您,就在你们
两个人面前直接了当地将我心中的那个疑点提了出来(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像所有心直口快的东北人一样直爽)。当时我问--也仅此一句话,后来再也没有问过:
“江弟兄,您怎样看李常受的事情?”您当时的回答还记得吗?您亲口说:
“李常受,不能用异端形容他,他乃是个CULT!”

注意,当时您是在“内室”说这话的,但不是“附耳”说话,而是郑重宣告。我当时只看到李的讲论是异端,还没有看见他是CULT,但您的这句话多少印证了我
当时的看见,很得欣慰,也有不小的震动,因此也刻骨铭心,至今对您宣告的样子历历在目、话语字字不忘--这也是天上的神和您的那位同工可以亲自见证的。

在这以后的整整两年中我看到的情形令我伤心。你们私下称李為CULT,但在你们内部却公然“李弟兄、李弟兄”地称呼他。每一次从你们那称过CULT的口中
说出“李弟兄”的时候,我心里极其伤痛。若不是主的安排,我很快就会离开你们,但主就是要我在你们中间受教,為的是要洁净今日教会的所谓轴心--非拉铁非
教会,因為昔日的非拉铁非已经坠落成為老底嘉了!

本以為您会在一个适当的场合宣告您私下对我和那位同工亲口所说的话,但直到今天,李已经在阴间很久了,您还是没有公开宣告!!您不但没有在你们的特会上宣
告过,即使在您自己的地方聚会中也没有公开宣告过!!!天理何在?

整整13年过去了,13年了!您為什么迟迟不肯宣告?您这样的一口两舌,连外邦人都不如,还堂而皇之地在地上所谓“教会的轴心”中坐宝座吗?您东岸特会、
西岸特会地开,您到底是披戴著什么走上讲台?不错,是披戴耶稣基督的义,否则神必定像击杀旧约祭司那样的击杀您!但您在耶稣基督的宝血下就公然维护被您称

CULT的李的名声吗,还是要维护他背后更大之人的名声呢?倪柝声我个人也尊敬他,但起码知道,尊敬他不能超过尊敬主自己!您这样的不宣告就是您在将要召
开的特会中所要传讲的那“忍耐”的道吗?您称李是CULT是因為李曾经残酷地逼迫您(让您放弃纽约而转到现在的Richmond)呢,还是因為您真真确确
地看见他在道理上和灵里的错谬呢?如果不是后者,那您称李是CULT就是出于血气!这就是您在马上要开的西岸特会上所要讲的不与“属血气的争战”吗?但我
们今天应当抵挡李常受的异端乃是针对他背后的黑暗势力,而不是跟他这个人过不去,这是真正属灵的争战,正如你们这次特会所要触及的!

您张口闭口对公然与您意见相左的人说:“咱们基督台前见!”但在您离世前,不公开為此“代表罪”披麻蒙灰,您有安然见主的把握吗?您能像保罗那样说:“那
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吗?您称自己是江“守道”是徒然的,因為据说倪弟兄曾经说过“倪柝声的名是可咒诅
的!”
一切深知自己败坏之本性的信徒都可以这样宣告,您却胆敢在今年将要召开的西岸特会上选择提摩太后书4:7作為第三个的主题经文,这是您个人的软弱呢还是那
些跟从您的死党们要在您离世前开始向您献媚而要争夺您的宝座呢?

你私下称李是CULT,难道就不能在公开场合宣告他是异端吗?哪一样更容易呢?

在你们内部很多弟兄都看见李是教会历史上很大的异端(如果不是最大的异端),连那些你们瞧不起的公会里的人,个个都看见李是异端,他们宁肯私下冒险读神的
仆人倪拓声弟兄的信息来餵养今天的小羊,也绝对不与这位你们现在仍称作“弟兄”的李同流合污!他们都看见了,您也早已看见了,但您為什么到现在还装聋作哑
呢?

您迟迟不宣告您私下所说的,给今日的教会带来什么后果呢?就在去年,在你们自己所设立的神学院(“基督学房”)里,带领的人竟讲出
“基督是受造的”之异端,与李同出一辙,难道还不触目惊心吗?李讲“子化论”,讲神的“过程论”,将“三位一体”的神讲成“四一神”,搞“呼喊”,到今天
他死后的团体竟讲出“教会是神的第四个位格”之奇谈怪论!神怎样显露李自己常常领受的不是出于神而是出自邪灵,而他带给教会的不过是撒旦垂死之前的最后欺
骗呢?神容让从他们那个“呼喊派”团体所衍生出来的另外一个团体“东方闪电”来向教会说话。如果您能称李是CULT,那从“呼喊派”蜕变出来的“东方闪
电”更是CULT--事实也证明如此!但您自己所讲的“那基督”(带定冠词的)说是指团体的基督,即教会,这同李的“那灵”、“四一神”和现今的“神的第
四个位格”的谬论相隔不是很远吧?倪弟兄下面出了一个李常受,恐怕您也担心您下面的同工也会成為李常受第二吧?但现在的问题是,您自己会不会就在别人之先
就成為李常受第二呢?我要说,会!但您自己不愿承认!如果弟兄会中长期的历史污点在您的带领下还不清理的话,您怎可以安然见主,怎可以安然见历世历代的圣
徒呢?倪弟兄自己的错误神已经让他在活著的时候就看见了,至少在监狱中就看得更清楚了。难道我们到现在还要延续先人的错误吗?您崇拜倪自己都不崇拜的自己
要到什么时候呢?您带领您的这个不单单是在原地踏步,更是在遥遥欲坠的这个团体一同著迷受欺而崇拜一个人要到什么时候呢?

您手下的一个同工為了宣传本次七月召开的特会,在2010年5月9日休斯顿的主日聚会里(本人全家刚好在那里因工作缘故在大休斯顿停留一周)没有作任何解
释地公然讲“在荣耀中的人子就是属灵的实际”和“没有他(指主耶稣)的开始就没有我们的开始”,忘记了根据十字架的救赎大工信靠“基督在我们里”和“我们
在基督里”就是弟兄姊妹在地上操练与主同在的实际,又忘记了主耶稣是三位一体中子格的神,他自己没有开始,没有终了,“道成了肉身”是永在的子格的神在时
间里的显现,是為了救赎,為了万有重新与神合好如初,所以圣经说他是万有的“开始”他又是“终了”,因為万有的“开始”和“终结”、“被造”和“消亡”全
部维系在“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这件震动天地的大事上,这件事情一作成,万有的存在就“成了!”(主在十字架上的最后一句话)因此万有已经“被赎”,永
不灭亡!可以更新,但永不灭亡,所以才有在“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之后来的“新天新地”。这个不就是今天信的和不信的人最需
要的信息吗?為什么不信的人虽然相信“末日”但还不能相信主耶稣十字架的救恩?為什么信的人虽然相信主耶稣的再来还是很少敢像老约翰那样祷告“主耶稣啊,
我愿你来”?因為你们传的是另一个福音,受的是另一个灵!你们这样执迷不误,与被您称為CULT的人的坠落过程有什么不一样呢?不错,我们在主耶稣显现的
时候是要“像”
他,但不“是”他,而且我们是与所有被提的弟兄姊妹(包括所有宗派中的真信徒)一同联成一体才像他。“在荣耀中的人子”是主自己的实际,我们现在的实际是
与主在“中保”的地位上联合,“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才会带来“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教会历史上“奥秘派”的“与神联合”的**,看似属
灵,但没有真理的准确,还是会误导人,这是我们的先辈们已经看到的,你们也应该看到了吧?难道你们还要继续讲你们已经在基督学房开讲的“基督是第一个受
造”的异端吗?还是要讲李的团体今天还在继续讲的“神成為人,為的是要使人成為神”呢?(美名其曰‘不是位格上,而是生命、性情上’的神)诡诈透顶!那个
在伊甸园曾经引诱过夏娃的古蛇,过去诱惑他们背叛神才能“像神”来使他们坠落,今天正在欺骗我们用诋毁基督的方式才能“是神”也来引诱我们,难道我们还执
迷不悟吗?如果不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永远不会明白撒旦在今日的诡诈!以色列人拜一次金牛犊已经是可怕的了,但更可怕的事,他们虽然知道这件事还是在进
入迦南地之后还要拜,而且造了两个金牛犊,一个放在伯特利,一个放在但,这才是更可怕的吧?北国以色列因此灭亡,亡于神兴起的外邦亚述帝国!难道这还不让
我们跌破眼镜吗?

你们反对神学,但李之后的团体却大搞“李氏神学”。你自己的团体怎么样呢?重建倪氏的基督学房,发展他本人现今都觉羞愧的错误,甚至讲出倪自己绝对都不会
讲出口的异端,这难道是对的吗?你们大讲特讲“生命”和“道路”,但主很清楚让你们在“真理”上绊跌,恐怕这也是预定的!你们反对宗派,但自己却演变成历
史上最大的一个宗派,不是这样吗?你们反对牧师制度,但却变相地使已经被主自己借著德国的马丁路德所否定的天主教的教皇制度死灰复燃!你们张口闭口同李一
样大讲所谓的“恢复”,但恢复的是真实启示的本身吗,还是诺斯底派在今日教会的遗毒呢?你们以自己中间还是有陈设饼的桌子而满足,但你们忘记了:犹太国内
有物质的圣殿主还是叫外邦人给拆毁了,而且不是一次,而是两次!最后一次是在主耶稣离世归父后,拆得是一块石头不在另一块石头之上!难道我们不因此惊心动
魄吗?主耶稣降临前他要怎样洁净今日的教会呢?请您三思!不错,我们是要恢复被人遗忘和扭曲的圣经真理,但就是因為这个“恢复”已经被那位您称之為
CULT的人玷污过了,我们再用这个词要非常小心,您什么时候不将您暗地里的宣告公开出来,就请不要再讲所谓的“恢复”,因為您会误导您的会众,更会欺骗
因為您而渴慕主自己的弟兄姊妹!

你们大讲特讲“地方教会”的所谓真理,却忽略了基督只有一个身体的真道。你们虽然听从了倪弟兄所敬重的史百克弟兄的劝告,但却容让别人公然攻击教会元首的
身位!难道您忘了旧约的磐石第一次必须击打(指主必要為我们被钉十字架),但第二次绝不能击打,而只能吩咐的道了吗?摩西因為第二次击打磐石就不得进迦
南,只能远远地眺望,难道您自己讲过的道也忘了吗?您是没有直接击打磐石,但您讲那杜撰出来的“团体的基督”,并您容让那真有胆量敢再次击打磐石的人,而
起来抵制的人您却压制,以致瘟疫临到你们这个异端频出的团体,这样的罪还小吗?您用您那“人的虔诚”来粉饰“死人的骨头”,欺骗那些不知内幕的人,这样的
罪还小吗?

你们滥用灵义解经,以私意的主观代替客观的真理,过分高举Rehma的道高过Logos的道,肆意地将“神国”和“天国”分开,将“耶稣”和“基督”分
开,為您所幻想的“团体的基督”铺平道路,这样的罪还小吗?你们这样著迷于自己的所谓看见,不清醒悔改,要到几时呢?要等到神兴起其他的团体取代你们像他
曾经兴起外邦人那样来激动犹太人吗?还是你们要等待主耶稣再来时带著刑杖来击打你们--因為你们就要第二次击打磐石吗?

你们将法利赛人的错误推到极点,重走犹太教的老路,迫使不太追求的信徒宁肯停留在“理性僵死”的团体而不愿意与你们这个看似最好的教会的团体同流合污。你
们又逼迫追求迫切的人落入“极端灵恩派”的陷阱,因為被您称作 CULT的李从实质上已经演变成為“不说方言的灵恩派”你们还没有知觉吗?

不错,您从旧造和新造的两面看都不是清算历史遗留问题的器皿,但既然不是,您為什么不允许其他是这样器皿的人说话呢?為什么到现在还压制这些人呢?小子亲
自看见您自己并不是主动同这些人交通,澄清彼此的误会,而是任凭那些不知情的人压制其他的人,唯恐别人超过您,这不是肉体的败坏是什么?您以自己的团体是
非拉铁非教会而自居,但您自己有没有将“弟兄相爱”的道实行出来呢?您千方百计地包容那位被您称為CULT的人,却压制抵挡异端的所有弟兄,您这是“弟兄
相爱”呢,还是敌我不分呢?不错,您确实私下抵制过李的某些异端,但却不接纳那些被李革除的弟兄们如从台湾拖家带口去纽约投奔您的林三纲弟兄一家这是為什
么呢?是嫌他们夫妇的儿女(十个孩子)太多您担当不起吗?虽然您自己不承认,但您却堂而皇之地作了天主教后另一个基督团体的教皇了!您俨然地又穿上了那件
人在历史的阴沟里一次次捡回来的“皇帝的新衣”,坐在了轴心教会的宝座上而不知!不是这样吗?因為您实质上作了教皇,神就要将这个团体的罪,乃至整个世代
的罪,都归在您这位教皇的头上!

所以主说:

“你要写信给老底嘉教会的使者,说,那為阿们的,為诚信真实见证的,在神创造万物之上為元首的,说,我知道你的行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
热。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
我劝你向我买火炼的金子,叫你富足。又买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耻不露出来。又买眼药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见。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所以你要发
热心,也要悔改。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得胜的,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就如
我得了胜,在我父的宝座上与他同坐一般。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3:14-22)

“你们法利赛人有祸了。因為你们喜爱会堂里的首位,又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你们的安。你们有祸了。因為你们如同不显露的坟墓,走在上面的人并不知
道......
你们律法师也有祸了。因為你们把难担的担子,放在人身上,自己一个指头却不肯动。你们有祸了。因為你们修造先知的坟墓,那先知正是你们的祖宗所杀的。可见
你们祖宗所作的事,你们又证明又喜欢。因為他们杀了先知,你们修造先知的坟墓。所以神用智慧曾说,我要差遣先知和使徒,到他们那里去。有的他们要杀害,有
的他们要逼迫。使创世以来,所流众先知血的罪,都要问在这世代的人身上。就是从亚伯的血起,直到被杀在坛和殿中间撒迦利亚的血為止。我实在告诉你们,这都
要问在这世代的人身上。你们律法师有祸了,因為你们把知识的钥匙夺了去。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阻挡他们。”(路加福音11:43-52)

我自己也是本性败坏,也可能因此成為那位昼夜在神面前控告我们的仇敌撒旦的工具,从而成為不知道是第几个犹大、第几个李常受。如果倪弟兄真说过“倪拓声的
名是可咒诅的!”那么我也要千万次说我的名也是如此。但这些都不能洗净我的罪,只有羔羊的血,因為经上说“弟兄胜过它(撒旦),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
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启12:11)

知道您著迷于自己的看见,将其看作“隐藏的吗哪”,以自己得了“一块白石”上的
“新名”而自居,以自己為倪拓声的惟一传承為满足,以為自己在这次特会后很快就有“一个敞开的门”,但主的话用在您和那些死死跟从您的同工们身上正合适:

“你们律法师有祸了,因為你们把知识的钥匙夺了去。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阻挡他们。”主会将很多人加给您的团体吗?不会,除非您和您的团体能
批麻蒙灰!您和您所带领的团体对这封公开信的回应不过会像上周三(2010年5月5日)的股市暴跌又快速回升一样。之后您会继续我行我素,继续“也不冷也
不热”,就像您的同工在刚刚过去的主日错误地解释启示录3:15经文一样,对这封公开信和写这封公开信的本人“冷”而对那位以“光明的天使”方式欺骗您、
在神面前昼夜控告您和其他所有弟兄姊妹的撒旦“热”吗?您还记得我们先辈的话吗?“虔诚,若不是向著神,就是最大的犯罪!”

对于不知道内情的人,看了这封信会觉得本人的指正过分刻薄严厉,甚至有以点带面,诬陷、以诽谤大人物来抬高自己之嫌(我自己也多次查问过自己)。恐怕您也
会以為这些不过是无理的栽赃--如果真是这样,那正是悲哀的所在。但只要明白旧约的约瑟怎样与他的兄弟相见,怎样用神给他的智慧叫以色列全家在大饥荒到来
之前来到埃及(是以色列自己和其他十一个儿子们不敢作的),怎样為了叫他们真正為卖约瑟的罪悔改而先在他们第一次认罪时扣押“西面”(原文是“听见”的意
思),两次将买粮的银子放回他们的袋子,最后一次甚至将自己的“杯”同弟弟(便雅悯)的银子一起放在他的口袋里,在他们第二次认罪时才与他们相认,这一系
列的真实灵意,就会知道这封公开信是出于主的意思,為的是让您在见主面之前真正悔改!

為我钉十字架的拿撒勒人,神的独生爱子,群羊的好牧人、大牧人和牧长:“主耶稣啊,我愿你来!”

主内小子
张钧
2010年5月11日
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市
独立定稿于美国德克萨斯州康柔市
avatar
timmy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2516
注册日期 : 09-07-13

http://www.tudou.com/home/fish-cafe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