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对话
登录

找回我的密码

最新主题
» 有关“归正神学”中不合圣经真理之处的辩论(一)
由 Nathanael 周三 九月 20, 2017 4:16 am

» 无奖圣经问答:matrix
由 林歌 周四 八月 25, 2016 8:44 am

» 远离基督教、做个正常人
由 timmy 周三 六月 22, 2016 1:05 pm

» 与宗教人士对话的短信记录
由 Nathanael 周二 六月 21, 2016 11:04 am

» 一层层包装的玩意
由 schleifer 周一 六月 20, 2016 2:30 pm

» 《基督教.皇帝新衣》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8 pm

» 自称是上帝呼召的传道人会有“无情型人格障碍”吗?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4 pm

» 真正的属灵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3 pm

» 按各种标准来评价人?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1 pm

» 称杀手为弟兄,可以吗?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0 pm

» 没想到世上竟然有好看的中文节目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3:54 pm

» 家庭教会——病得挺重,伤得不轻
由 Nathanael 周二 一月 26, 2016 12:41 pm

» Casual Chat on redemption, repentance, conversion,
由 timmy 周三 十二月 02, 2015 1:11 pm

» 视频:中国教师"扬威"英国:人民就是这样炼成的
由 timmy 周日 九月 06, 2015 1:45 am

» 上帝要基督徒受磨炼?并要基督徒敬拜他?
由 林歌 周三 八月 12, 2015 9:58 pm

» 祈祷的再思
由 talithakoum 周五 七月 17, 2015 3:41 am

» 残害心灵的师道观念
由 黄河边人 周四 七月 02, 2015 10:33 pm

» 一亿美金与一首绝命诗
由 林歌 周二 六月 30, 2015 8:59 pm

» 基督教的核心教义:上帝是耶稣基督的样式
由 timmy 周二 六月 30, 2015 6:39 am

» “三势”终于下手了
由 timmy 周一 六月 15, 2015 12:41 pm


《传回耶路撒冷》是圣经真理吗? 王英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传回耶路撒冷》是圣经真理吗? 王英

帖子 由 fastis的旧账号 于 周日 一月 06, 2013 12:35 pm

《传回耶路撒冷》是圣经真理吗?
再看“传回耶路撒冷”运动
和“1040 窗口”的异象
——“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
符合耶稣的教训吗?
“传回耶路撒冷”运动的由来
1942年11月25日,有个马可牧师得到了一个“遍传异象”,他当时是陜西凤翔西北圣经学院副院长。他在祷告中看到一个大水池,水从四面八方流进去,但一直装不满,因池底有洞,水又不停地流出去。于是他在灵里与神对话。他问主说:「主啊!这是甚么意思?」主回答说:“我不只要中国教会担负起传福音到新疆的责任,我更要你去完成大使命,将福音传遍天下。”
马牧师再问主说:“主啊!福音不是已经传遍了吗?”主说:“自五旬节后,福音的管道主要是向西行,从耶路撒冷、安提阿到整个欧洲,从欧洲到美洲又到了东方,之后由南到北、由东传向西。到如今,从甘肃以西,可说还没有一间根基稳固的教会。你可由甘肃西行,将福音一路传回耶路撒冷,使得福音的火炬照在这黑暗的世代里。” 马可牧师哭道:“主啊!我们是何等人,怎能担负如此大任呢?” 主回答说:“我要将我的能力彰显在那没有能力之人的身上。” 马可牧师向同学们传递了这信息,赵麦加和何恩证等人回应了呼召。
1943年5月23日,当马可牧师和同学们商议如何为团队命名时,主把以下经文放在他的心中:「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太廿四14﹚「遍传福音团」因此成立,西方则称之为「福音传回耶路撒冷使团」﹙Back to Jerusalem Evangelistic Band﹚于是他们开始往西进发,一直到新疆。1949年政局改变之后,这事工便停滞了。是否因中国教会尚未充份预备,神暂时冻结这运动呢?或是中国教会必须经历大逼迫来预备自己呢?都不得而知。
根据马可牧师的描述:“1943年5月23日我对神说『那地是伊斯兰教的大本营,穆斯林也是最难接受福音的。』主回答说:『最叛逆的民族是我的以色列百姓,内心最刚硬的是犹太人。』接着又说:『其实你们中国人也相当顽梗,包括你自己在内,然而还是被福音感化了!”我回答说:“主啊!他们的心一定是特别刚硬的,欧美宣教士在中国建立了这么多教会,但为何无法打开西亚之门?” 主回答说:“并非他们内心刚硬,而是我为中国人预留一份产业,等我再来时,你们将不至贫乏。”当我听见主为中国人留下产业,我内心充满感恩,口中涌出赞美。我不再与神争论。」
二十世纪40年代,马可牧师组织了「遍传福音团」,张谷泉弟兄成立了「西北灵工团」,两个机构都有同一异象,领受异象的弟兄姊妹们,从家乡步行到新疆,然后希望再进入中亚及中东地区;广传福音,直到耶路撒冷。双方的同工们都先后到达新疆,并建立了教会。1949年后形势改变,他们无法继续西进,停留在新疆,继续传福音并建立家庭教会。张谷泉于1956年离世,而遍传福音团的团员赵麦加及何恩证夫妇仍住在新疆,他们对耶路撒冷仍有负担。近年来,此「传回耶路撒冷」的异象已在中国的一些家庭教会中“重燃”。 1960年代,***期间,「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中止。
1980年代,一些家庭教会领袖开始再为「传回耶路撒冷运动」祷告。在过去十年,这个异象,已在海内外华人教会、甚至西方教会及其它族裔教会间蔓延,欧洲及亚洲一些地区更成立了「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中心。「传回耶路撒冷运动」国际谘商会议在2004年7月7至8日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目的在促进各方的了解、沟通、合一、复和与合作。中国、海外华人及来自不同国家的领袖重申了传回耶路撒冷运动的异象,并认为“传回”运动是大使命的重要环节和延伸。这次参加会议者来自中国、欧美及世界各地。大家肯定了中国教会在这任务上的重要角色。与会者的心都火热起来,呼召得到更新。多次祷告
1
里,不少人将自己重新献上,委身心志得到更新,更有19位愿意献身踏上通往耶路撒冷的宣教旅程。
「华人福音普传会国际总部的林牧师在「华传」2005年9月9日晚上的感恩会中,以「面对福音回归耶路撒冷的挑战与前瞻」一题,讲了三方面的忧虑:第一方面的忧虑:是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被一些不良机心的人利用取利。他表示有很多人利用运动成为得利的途径,令运动变质。有一个领袖收取大笔***后,放在自己的户口并且花得光了。第二方面的忧虑:是不少人仍保留数十年前的回归耶路撒冷思想模式。有些人仍打算用步行、骑骆驼等方式进入。然而现在已是科技时代,应与时并进。第三方面的忧虑:就是中国出去的宣教士难以得到正式的宣教训练,以致他们的宣教之旅很快出现问题。他说中国大陆教会往往只给宣教士一张单程机票,便让他们走上宣教之路,却没有给予继续的支持和后援,令很多宣教士灰心却步,失望而回。愿向已在10/40窗内事奉的机构学习,并且一同服事。西方与海外华人教会可作桥梁,协助中国家庭教会接触10/40窗内的未得之民。“传回”运动是“大使命的一个重要环节,是大使命在当代工作的延伸。”
林牧师还认为,中国有6000 到7000万基督徒,可以出十万名宣教士,如果这十万人经过训练,将成为强大的宣教人力,在中东地区产生巨大的影响。
对“传回耶路撒冷”运动的反思
1。马可牧师的“传回”异象到底是真是假,我们根本无法考证的;因为只有他一人“看到”了此“异象”。但此异象却是与耶稣告诉门徒的大使命背道而驰的。试想耶稣复活升天以前告诉众门徒,要让他们把福音从耶路撒冷传到地极;却又在一千九百四十年后,再告诉马可牧师从地极传回耶路撒冷?如果真是这样,圣经岂不是要重新改版了吗?
2。如此“伟大的异象”居然在圣经里没有任何记载;使徒保罗、彼得、约翰及任何初代使徒的书信中从来没有提到此“异象”。圣经虽然讲到以色列要全家得救,但那是在外邦信主的人数填满以后,而不是等到马可牧师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以后才能发生。从这一点上,更说明传福音的工作是在外邦人中而不是在犹太人中。
3。当初,福音是从耶路撒冷传出来的,今天仍然有犹太基督徒在那里传福音;比如“Jews For Christ” (犹太人归主)等许多教会或组织。为什么还要中国基督徒,克服各种障碍不远万里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呢?
4。有人会问当年戴德生等西方宣教士不是也远渡重洋把福音传到中国吗?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了,我们也要效仿西方宣教士的做法。福音的接力棒要让中国人来接。这种情怀和热心固然可爱,但是不要忘记戴德生的时代,中国人没有听见过福音;中国当时是需要福音的地极,因此,西教士们才克服重重障碍,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把福音传到中国,
5。向任何没有听见福音的“地极”传福音都是应该的。今天中国有14亿人口,约占世界总人口的25%,还有千千万万将亡的灵魂没有听见过福音;作为没有任何文化障碍和语言困难的中国基督徒,撇下自己的弟兄、骨肉之亲,放下这么大的福音禾场,反到去回教国家和耶路撒冷去传福音,实在令人费解。。中国还有很多福音没有传到的地极在等待着我们。我们应该效法使徒保罗的榜样,首先向自己的同胞传福音
6。如果说“传回”是大使命的一个“重要环节”,也就是说没有“传回”运动,大使命就无法完成了吗?如果说“传回”是大使命的延伸,那么耶稣当年向门徒发出大使命的呼召时,为什么居然只字没提福音传到地极以后,还要再传回耶路撒冷呢?
7。如果“传回”是为了把福音传向回教国家
2
的外邦人,为什么要打着“传回耶路撒冷”的旗号呢?古今中外的历史告诉我们,传福音从来没有停止过,任何强权和暴政都无法阻挡神的计划;如果“传回”真是从主耶稣来的异象,即便从1949政治形势改变,神的计划也不会受到拦阻和改变。怎么会“停工”三十多年呢?
8。近年来“传回耶路撒冷”运动对许多家庭教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特别是在青年信徒中,一味地追随一些海外教会的做法,标新立异,放下当地的福音工作不作,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阿拉伯语,准备将来在“传回”运动中大干一番…
把应该用在传福音上面的时间、精力、金钱耗费在一个不符合圣经教训的“异象”上,这是对神的亏欠。这是又忠心又良善的仆人所应该做的吗,很值得我们深思…
9。之所以“传回”运动又在当今的中国教会中死灰复燃,就是因为今天是一个大迷惑的时代。各种异端邪说,假预言,假异象到处横行泛滥;蒙蔽和吸引一些年轻信徒,如同浮萍一样盲目地随波逐流。
10。如果中国教会真的有十万名宣教士出来***自己,他们在中国所能做的工作岂不比去阿拉伯国家所能做的更多更大吗?另外,随着今天高科技的发展,各种通讯技术;例如,广播,电视,互联网,多媒体等等传播工具,正在每天昼夜向回教国传福音。
11。林牧师的忧虑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似乎已经预感到这个“传回”的“异象”已经变了味道。很多人都看到了“传回”运动已经成为许多“江湖骗子”的保护伞和得利的门路。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无论是海内还是海外,教会中到处为“回传”募捐,为“回传”打造声势弄得好不热闹…
12。有些“回传”的先进分子真的踏上了丝绸之路,但是出去的“宣教士”们没有充足的准备和学习,很多年轻人都是出于一时的激动“***”了自己。但是在宣教的路上遇到困难无法应对,自己的生命又不成熟,真理上的根基也不够深,只好打道回府,羞辱了神的名。这不得不使人发问:这个运动到底是出于人的手,还是“从神来的异象”呢?
13. 如果“传回”是神给马可牧师个人的托付和呼召,像当年的保罗要成为外邦人的使徒那样;那么马可牧师应该首先自己去耶路撒冷传福音呀!如果当年他听从了神的呼召去了耶路撒冷,六十多年后的今天,耶路撒冷应该有许多马可牧师当年所建的教会啦!像保罗在小亚细亚所建立的许多教会一样。
因此,“传回”运动是不是符合主耶稣教训的非常令人怀疑。今天是一个大迷惑的时代,神的儿女要用慎思明辨的眼光,用圣经为根据来分析教会中的各种“运动”、“异象”、“亮光”等等。看看这些是出于神的旨意还是出于人的意思。不要被人动听的口号所吸引,也不要被别人的“异象”干扰了自己所受的托付。因为,各人将来要单独向神交账。
什么是“1040窗口的异象”?
这又是一个与“传回”类似的所谓“异象”。这是从20世纪末初开始的一个运动,首先见于北美教会中。本“异象”的领受人说,神告诉他们传福音的目标是北纬10度到40度横跨西非到中国的窗口。这个窗口里有许多未得之民。
人们不仅要问:如果这又是一个从天上来的“异象”,那么这个“1040窗口”是人划定的呢还是神划定的呢?圣经的根据在哪里呢?如果用前面两段“大使命”经文为圣经依据,主耶稣当年并没有为门徒划定任何的“窗口”呀!
如果说这是神给某个人的托付像给使徒保罗的托付一样,那么接受托付的人就应该自己努力去完成主的托付。可能会有人说,向这个窗口的国家传福音没有错啊!当然没有错,向任何没有听见过福音的人群、国家和地区传福音都是没有错的,而且也是基督徒
3
应该做的。但是神既然托付了你,你就应该去完成,而不是动员别人、分派给别人去完成。如果告诉人传福音的目标应该限制在你的工场范围内,就不符合主耶稣的教导了。
有人一定会问保罗不也是和巴拿巴一起去外邦人中去传道吗?
不错,如果我们仔细看保罗的书信和使徒行传中的记载,就会发现那是圣灵的吩咐和神的呼召。是圣灵派他们去的。
【徒13:2】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
保罗并没有用神给他的托付去动员整个耶路撒冷教会和他一起去做外邦人的工作,他明明地知道向外邦人传福音是神给自己的托付。因此,保罗敬重自己的职分和神的托付。保罗在外邦传道的时候,虽然有几个同工,但他们是受了耶路撒冷教会的委托(如西拉)才去帮助保罗的。其实,保罗的许多同工都是在外邦的宣教工场中得到的同工。比如,提摩太,西拉,亚居拉,百居拉等等。他们有的是犹太人,有的是外邦人。
今天许多人声称得到了从天上来的异象,或圣灵向他说了什么,或耶稣向他启示了什么。但是他自己不去完成反而要动员别人去完成,如果是神给大家的异象,为什么只让他一个人知道呢?
弟兄姊妹们,我们一定要搞清楚什么是人的号召,什么是神的呼召;什么是人的意思,什么是神的旨意。不要把宝贵的时光和有限的精力浪费在人所组织的运动中,魔鬼虽然不能阻止我们传福音,但是可以把我们的时间浪费在一些没有意义的活动上。将来我们每个人都要向主交账,我们在世界上所做的一切都要在神面前交代清楚。传福音应该从我们自己的身边开始,从我们的本地,本族,本乡,本家开始。在我们的身边有许多“地极”是福音还没有传到的地方。让我们照着主耶稣的吩咐赶紧去完成大使命,免得我们将来无法向神交账。
如果神对你个人真有特别的托付,真给你特别的异象让你到异国他乡传道;那就请你毫不犹豫地立即去做他差你去做的工,不要耽误时间。主必与你同在,在你所行的路上他必赐给你力量和智慧。
如果神也把同样的托付给其他的人,神一定也会让其他人知道神的心意。而不需要你去分享神给你的托付和异象;或用你的异象去鼓动别人和你同去,因为各人所受的托付未必相同。(完)
avatar
fastis的旧账号
无间道之 我爱阿朱阿紫
无间道之 我爱阿朱阿紫

帖子数 : 87
注册日期 : 12-12-22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传回耶路撒冷》是圣经真理吗? 王英

帖子 由 林歌 于 周六 一月 12, 2013 8:11 pm

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呵呵,好大的口气。这才真叫不知天高地厚!
avatar
林歌
耶稣超爱的人!是个人!
耶稣超爱的人!是个人!

帖子数 : 823
注册日期 : 10-12-22

http://www.douban.com/people/4321984/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传回耶路撒冷》是圣经真理吗? 王英

帖子 由 timmy 于 周六 一月 12, 2013 9:00 pm

林歌 写道::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呵呵,好大的口气。这才真叫不知天高地厚!

话说一群喜欢流眼泪的“基督徒”签了生死状,他们斗志可嘉,特能吃苦,誓死把自己教派的独特信仰从中国一直传到耶路撒冷....(他们对99%的学者充满怀疑,并误以为自己的信仰就是历史上的基督信仰)。

第一站是西藏,唉,水平太差,把好几个喇嘛活活笑死,被当地人赶出了西藏。于是他们以万二分的斗志攀过了喜马拉雅山。

第二站尼泊尔,因卫生常识太差,全部拉肚子住医院。

第三站阿富汗,不懂得尊重别人的信仰,衣服都被扒光。

第四站巴基斯坦,衣服被扒光后他们用布遮身。穿过山脉时,被无人驾驶飞机误认为武装分子....

第五站,他们经过一道白光通道后,看到很多人在那里,其中有很多印度人、阿拉伯人、伊拉克人。那些人欢迎他们回家。
avatar
timmy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2516
注册日期 : 09-07-13

http://www.tudou.com/home/fish-cafe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传回耶路撒冷》是圣经真理吗? 王英

帖子 由 归正路上 于 周三 一月 23, 2013 10:17 pm

我觉得这里面其实老人家有个误解。
传回耶路撒冷真正的意思实际是福音传到如今,从中国往西直到耶路撒冷正是最大的一片福音未得之地,这个口号实际和大使命并不冲突。这些老前辈领受的异象,目的不是篡改圣经自以为是,而是响应大使命,去得那未得之地。当然,未得之地不仅仅是这一片,但显然这一片是最大的,他们需要耶稣基督,需要真正的福音(当然不是让他们换一个宗教,那没有意义)。再当然,这是他们领受的异象,不是所有中国人的异象,也不是所有华人基督徒的异象。每个人领受的异象会不一样,彼此服事比彼此指责更好。

归正路上
耶稣超爱的人!是个人!
耶稣超爱的人!是个人!

帖子数 : 7
注册日期 : 12-11-1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传回耶路撒冷》是圣经真理吗? 王英

帖子 由 Nathanael 于 周三 一月 23, 2013 11:19 pm

“福音传回圣城”的我知我见


——《残笺如泪》序言摘要

■ 边云波

一、六十年前的福音勇士

福音,带着历代殉道者的血迹,从耶路撒冷开始,经过了安提阿、古罗马、英伦三岛、北美大地,传到了中国的沿海一带。

多年以来,在中华大地上,苦难重重,战火连连,你争我夺,内忧外患。在艰苦的岁月中,神唤醒了他在中国的儿女们。

在1940年代的复兴热潮中,涌现出一些志往西部边疆去开荒布道的福音战士。有些人没有人组织,凭着信心,前后呼应着奔向西南的少数民族地区。另有更多的弟兄姊妹,组成了两个福音团体,决志到西北回民中去传扬福音,他们是遍传福音团和西北灵工团。这些人出发的地区不同,起初也互无联系。但他们同被一灵所感,愿意沿着某些前代人的脚踪,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去!

二、遍传福音团

遍传福音团是西北圣经学院的师生组成的。该学院由中国内地会创始人戴德生先生的孙子戴永冕牧师所创建。戴院长十分关心西北的福音事工。1940年代中期,在该学院中建立了遍传福音团,由教师马可牧师任团长。他们的开荒使者遍及宁夏、陕西、甘肃、青海、新疆等地。当年马可牧师所写的《遍传福音》一诗中便有“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诗句。

1946年夏天,我在陕西洋县传道时,正好有两位西北圣经学院的神学生,到那里去实习布道。其中一位,是三十多岁的俄罗斯弟兄,另一位是只有二十几岁的陕西的弟兄。我们谈及边疆的福音工作,有时直谈到半夜。

他们在当地教会教唱了一首诗歌。这首歌词是:

起来,我们走吧!

撇下一切,背十字架。

跟主脚踪,往各各他。

起来,我们走吧!

几十年来,由于我时常在各地教唱这首诗歌,有人就误以为这首诗是我写的。其实,直到如今我也不知道作者是谁。但是我知道,这首短诗的确感动了一些弟兄姊妹,走向了这条通往各各他的窄路。

遍传福音团里有一位弟兄,原名叫赵崇义,后来改名叫赵麦加。当年一听到他所改的名字,我就很受感动。以后在祷告中便时常记念他。

三、西北灵工团

1946年秋天,我到了南京,一面继续大学的课程,一面在一些院校团契中参与一点服事工作。有一次在泰东神学院,听到了刘素媛、张美英两姊妹的见证。她们是从山东潍县灵修院(早年的乐道院)出来,要到新疆去传道的。她们服装朴素,语言朴实,却感人很深。

忘记了是1946年冬天还是1947年春天,潍县灵修院的负责人张谷泉弟兄在南京黄泥岗教会讲道,再一次提到他们把福音西传的托付。我有幸认识了他,很受激励。当年他写的《西北之灵工》一诗中也有“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诗句。

后来由潍县灵修院去往新疆的同工们,组成了西北灵工团。他们的共识是:不诉苦,不借贷,不谋求中国教会的固定资助,更不会向西方教会募捐。他们的事迹见证是令人感泣的。

有一段时间我几乎每晚都跪在床前,提着边疆同工们的名字,一个一个地为他们祷告。而他们的见证,也激发了我去往边疆少数民族中传福音的心志。

四、向西行

1948年元旦,我应邀到江苏丹阳去布道。第二天出城禁食祷告时,灵战十分激烈。一方面深感到过去事主之难,一方面也预感到将来事主之险。但想到,当年主耶稣明知耶路撒冷有苦难,却仍是定意面向耶路撒冷而去(太16:21,路9:51)。历代圣徒都是从这条窄路上走过去的,自己天天为之代祷的边疆布道者也正走在这条窄路上。心有所感,便写了一首小时《向西行》。当年春天以“一只小羊”为笔名,刊登在遍传福音报上。其中有几句是这样的:

向西行,向西行,

面向着耶路撒冷向西行。

默默地向西行,

暗暗地向西行,

哪怕路途窄,

窄路早有主脚踪......

我要随主向西行!

早在1940年代,已有不少唱诗或朗诵诗中,反复出现过“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这样的诗句或语句。

五、不同的声音

“把福音传回圣城”这是当年中国部分信徒的心志,现在有人仍有这种心志是很自然的。但若把它当作全中国教会的唯一使命,便有不妥,当年那一代的信徒也并未这样讲过。若是把它当作向西方教会募捐的口号,这和前代人的作法更是背道而驰的。保罗是外邦的使徒,自己又精通希腊语文。但所到之处,都是首先到本民族的会堂去,向自己的同胞骨肉传讲自己的领受。而近几年有人从大陆出到国外,虽然不通外语,跑遍世界各地,却避而不进林立海外的华人教会,专到西方人的教会去“作见证”、“筹款”,这绝不是当年传道人的脚踪。

但是,我们既不能因噎废食,也不能裹足自缚。对某些确切受感、有托西进的弟兄姊妹们,绝不可因为有人用以谋利,因此就对“传回耶路撒冷”噤若寒蝉,碍口不讲。我们也不相信,一个害群之马就会妨碍万马奔腾!

六、残笺如泪

最近在清理个人旧作的时候,惊喜地发现,还存有赵西门弟兄大量的亲笔信件,和他手写的诗歌文稿。

赵西门弟兄***前曾从事文字工作,颇有成就。他的妻子沐灵姊妹出身于贵族之家。二人蒙召传道之后,抛弃了世上一切的名利,于1946年到南京泰东神学院深造。那时笔者正在南京中央大学读书,我们都在黄泥岗教会聚会擘饼,因此有些交通。1948年冬天,我去往西南传道,西门弟兄和文姐于1949年去往西北传道,以后风云突变,便失去了联系。

经过了约三十年的***之后,于1987年我们又开始了通信,一直到1994年他离开新疆的前后。虽然西门弟兄不听我的劝阻而去了河南,但我仍然尊重他是被神重用过的仆人。现在西门弟兄等故人都已归天去了,神却使我三次从死亡的门口又走了回来。他既把这些诗文信笺留在我的手中,我想理当编集这些书札诗文,和众弟兄姊妹们一同分享,以便追思逝去的人,互勉在世的人。

在整编他的来信和寄赠的诗文之际,重温西门弟兄的手迹,真觉残笺如泪。

六十年前那一代的传道人,他们为主的缘故献上了一切。有人抛弃了前途辉煌的学业事业;有人放下了近在手边的名利成就;有人忍痛断开了背叛信仰的婚友爱情;有人含笑捐献了辛劳积累的所有家产。这些人,离家背井,奔赴边疆,长途跋涉,忍受饥寒,虽然生活艰难,但却从不宣扬,只是亲手作工,养活自己。他们宁肯挖苦菜、吃糠团,却省下钱来筑房购屋,到处传扬福音,建立教会。当年海内海外好些弟兄姊妹,不约而同地纷纷成立了边疆祷告团,自发地在后方为边疆的同工们日夜流泪代祷,支持着前方用血泪撒种的福音战士们。没有人倡导组织,也没有人呼求捐款,大家却以灵相通,以爱相系,默默地共同事奉,谱写了一篇篇可歌可泣的华人宣道史诗。

60年来,他们历经艰辛,有的在监牢中献出了生命,有的在出狱后走完了窄路,如今仍存留于世的已都是八十岁左右的老人了。笔者今在风烛之年,愿意跟在大家的后面,一同从这残缺的书笺上,再看一看当年大陆一些传道人的脚踪和泪痕,愿这些云彩般的见证人,激励我们放下应当放下的,脱去应当脱去的,存心坚韧,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


边云波 大陆老传道人,现居美国,着有长诗《献给无名的传道者》。
avatar
Nathanael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493
注册日期 : 09-10-26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