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对话
登录

找回我的密码

最新主题
» 无奖圣经问答:matrix
由 林歌 周四 八月 25, 2016 8:44 am

» 远离基督教、做个正常人
由 timmy 周三 六月 22, 2016 1:05 pm

» 与宗教人士对话的短信记录
由 Nathanael 周二 六月 21, 2016 11:04 am

» 一层层包装的玩意
由 schleifer 周一 六月 20, 2016 2:30 pm

» 《基督教.皇帝新衣》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8 pm

» 自称是上帝呼召的传道人会有“无情型人格障碍”吗?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4 pm

» 真正的属灵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3 pm

» 按各种标准来评价人?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1 pm

» 称杀手为弟兄,可以吗?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0 pm

» 没想到世上竟然有好看的中文节目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3:54 pm

» 家庭教会——病得挺重,伤得不轻
由 Nathanael 周二 一月 26, 2016 12:41 pm

» Casual Chat on redemption, repentance, conversion,
由 timmy 周三 十二月 02, 2015 1:11 pm

» 视频:中国教师"扬威"英国:人民就是这样炼成的
由 timmy 周日 九月 06, 2015 1:45 am

» 上帝要基督徒受磨炼?并要基督徒敬拜他?
由 林歌 周三 八月 12, 2015 9:58 pm

» 祈祷的再思
由 talithakoum 周五 七月 17, 2015 3:41 am

» 残害心灵的师道观念
由 黄河边人 周四 七月 02, 2015 10:33 pm

» 一亿美金与一首绝命诗
由 林歌 周二 六月 30, 2015 8:59 pm

» 基督教的核心教义:上帝是耶稣基督的样式
由 timmy 周二 六月 30, 2015 6:39 am

» “三势”终于下手了
由 timmy 周一 六月 15, 2015 12:41 pm

» 闲话:礼教复辟,文明倒退
由 林歌 周三 六月 03, 2015 6:31 pm


也谈“中国教会何去何从”(二)? 作者~王英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也谈“中国教会何去何从”(二)? 作者~王英

帖子 由 fastis的旧账号 于 周日 一月 06, 2013 7:23 am

也谈“中国教会何去何从”(二)?
永生神的众教会,神的仆人使女们平安:
前一篇文章中我们讨论了“中国教会何去何从?”一文中提到有关圣经根据方面的内容。现在让我们继续讨论第二部分“有关历史事实方面”的内容:
1. “中国教会何去何从?”的作者在“历史反思中”似乎对于“西人宣教士用他们的血与泪,在神州大地上撒下福音的种子并殷勤浇灌”一笔带过。相反地,倒是强调了许多西方宣教士们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比如:“西人宣教士与西方帝国殖民主义千丝万缕,纠缠不清的关系……宗派主义造成他们所建立的中国教会对西方差会的长期依赖,……后遗症就是造成今天中国教会异端与极端的猖狂,……基要派与自由派的神学之争…..” 这些言辞给读者留下的印象似乎是宣教士的影响和作用是坏的方面多过好的方面。至于六十年前西方宣教士们所建立的教会及大量投资到社会关怀,教育,医院,孤儿院等等几乎完全没有提到。直到今天中国最有名的医院和大学大多是西方宣教士们留下的遗产,在作者的笔下也完全没有提到。
2. 作者提到“中国教会(1949年至今)….一方面宣教士全数离开中国,另一方面,神借着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实施中国教会的政治本色化,中国教会脱离对西方差会的依赖,转变成政府控制,对政府的依赖……”这样的提法听起来好像有些道理,但却与事实不符;可以说这是一种似是而非,混淆视听的说法。如果仔细分析一下就看出其中的问题:
1)首先“三自教会”根本就不是教会而是“三自会”,因为“三自会”的原名为“抗美援朝三自革新运动委员会”,那是政府用来消灭教会的工具。
2)至于“文化革命破四旧……三自教会被迫全面关闭,中国教会文化本色化等等”都是当时政治斗争的产物。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中国特色”罢。当时真实的情况是不仅由政府建立的“三自会”开开关关,就连当时的“公检法”系统(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也都被砸烂了。就连国家主席刘少奇都成了“大特务,大内奸,大工贼”了。感谢神,借着尼布甲尼撒的手,法老的手,扬净了祂的场使得教会更加纯洁。使埋在地里面的麦种能够发芽生长,结实几十倍,百倍;使得在解放前不足百万信徒的教会变成了有几千万基督徒的中国教会;使得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大患难,大逼迫中消失的有形教会,重新以家庭教会的形式建立起来。今天中国教会的大复兴让“三自会”意识到自己的历史任务远远没有完成,(五十年代末期,‘三自会’公开宣称已经提前胜利地完成了历史任务,所以丁光训六十年代初接见外国宗教代表团的时候说:‘中国教会已经成为历史啦!’),才开始重整人马并且为了搞统战又打出一块“基督教协会”牌子。把原来“抗美援朝”删掉并换成了“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和“中国基督教协会”。一个机关两块牌子,对内限制镇压教会,对外搞统战敛财,简称“三自两会”。在过去的几十年对教会血腥风雨的镇压当中,神借着苦难洗净了祂的教会,诚如诗篇所说:
1
【诗66:8-12】万民哪,你们当称颂我们的神。使人得听赞美他的声音。他使我们的性命存活,也不叫我们的脚摇动。神阿,你曾试验我们,熬炼我们,如熬炼银子一样。你使我们进入网罗,把重担放在我们的身上。你使人坐车轧我们的头。我们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
3. 作者把“农村教会调整他们的神学……建立农工教会…..也是这个时期,借着‘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异象,中国教会也开始注重跨文化的少数民族宣教与海外宣教”这简直是白日说梦。其实早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国布道会”的同工们就早已向蒙古,云南,贵州等边远地区的少数民族传福音并且建立教会了。山东烟台的桑世光,桑明耀等弟兄就已经深入云南,广西,贵州等地。上海的赵西门夫妇,山东的于三师娘等弟兄姊妹去了新疆开荒布道。西北灵工团、边传福音团等等福音机构也先后到达新疆,建立教会。直到今天,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仍然有继续事奉的弟兄姊妹,如施传清弟兄等等。可惜的是他们中间有许多神的仆人使女都是有去无回,在五十年代的大患难,大逼迫中“人间蒸发”了。他们的工作与现今在海外炒作起来的“传回耶路撒冷”运动几乎连边也挨不上。(对于“传回耶路撒冷——伟大的异象”运动,我们还会再文继续讨论)。
4. 作者在“历史的反思”中,也提到了今天教会的空前复兴,但是给人的印象却似乎完全是“三自会”功不可没的结果。没有“三自会”就没有今天教会的复兴,试想原来要消灭教会的“三自会”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工作,居然把要消灭的对象搞的比原来大几十倍。这可真是“功不可没”了。显然,这并不是“三自会”的初衷,而是神的计划和旨意。又一次证明了是神借着苦难的环境把祂自己的教会洗净了。殉道者的鲜血成了教会的种子。如果说是“三自会”的功劳使得今天教会复兴,那岂不等于说多亏犹大出卖了耶稣,所以神的旨意才得到成全吗?历史的事实是这样的;自从1950年5月2日,5月6日,5月13日三个深夜达旦,由周恩来亲自召集,以吴耀宗等19个人的秘密会议,确立了“中国基督教在新中国建设中的努力途径”,(以下简称“三自宣言”)并在同年9月23日由人民日报为首向全国通报。那时候中央就已经确定了“中国基督教何去何从”。也就是说,中国基督教和一切上层建筑一样都必须为政治服务,对于基督教必须加以限制,利用,改造,最终消灭。除了“三自会”以外,一切真正的神的教会都被定为“非法聚会”;近年来更有甚者,把家庭教会定为“邪教组织”,那时已经把圣经真理定为“帝国主义的毒素”。
自从五十年代以来,政治形势不断变化,那个“三自会”的名称也为了适应政治形势的需要不断地变化着…….。起先的“抗美援朝三自革新运动委员会”就改成了“抗美援朝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把“革新”改成了“爱国”。在这个口号下,就名正言顺地关、管、押、杀了一大批圣徒;当时的口号就是“不革命就是反革命”,于是从1950年6月到1953年12月短短三年半中,被杀的圣徒超过一万人,被劳改的超过6万人,他们的家属亲友被株连的不计其数。随着四人帮的倒台,“三自会”又在丁光训的精心策划下,把“抗美援朝”四个字删除,换成“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另外再加上一块牌子“中国基督教协会”这就是“三自两会”的由来。
5. 作者在“现今的挑战中”,为“三自会”受到的“歧视”打抱不平;说把所有的三自教会说成是“巴比伦教会”,(“淫妇”,“挂牌教会”,“大公会”,“金牛教”等等)是不太公平的。这些外号虽然听起来不太悦耳,但都是根据多年以来“三自会”的所作所为而获得的名符其实的称号。比如,1995年丁光训到美国富勒神学院去搞统战演讲时,刚开始讲话,台
2
下就有几十人拉起长幅标语,上面写着:“丁光训是杀害圣徒的刽子手!”。当场弄的丁主教灰头土脸,非常尴尬。以后只好派他的接班人到海外去搞统战了。如果看到丁光训主教那副“满头白发,满脸笑容,满口哈利路亚”的样子,谁会知道在这张面具的背后却是刽子手的面孔和一双沾满圣徒鲜血的双手。在他领导下的“三自会”不定成“巴比伦教会“又该定为牠为何呢?作者笔下的“教会领袖之间的“恩怨”是会随着他们的凋零,逐渐淡漠“。然而,今天教会的空前大复兴,正是建立在作者所谓的“恩怨”以及圣徒们的血泪基础上的。把“三自会”定性为“巴比伦教会”正是希望那些受迷惑的“糊徒”们能够醒悟过来,迷途知返。“三自教会”的那条船乃是一条贼船,只有把它彻底打翻,船上的人才能有被挽救使他们归回羊圈的机会。以免他们随波逐流,滑向灭亡。
【赛52:11-12】你们离开吧,离开吧,从巴比伦出来,不要沾不洁净的物。要从其中出来。你们扛抬耶和华器皿的人哪,务要自洁。你们出来必不至急忙,也不至奔逃。因为耶和华必在你们前头行。以色列的神必作你们的后盾。
6. 作者在“现今的挑战中”部分中又说:“今天大部分的‘三自教会’不接受官方神学…”不知作者是做了什么调查或是谁受了什么人的误导而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真是如此,那可是“造反了”。“三自会”向来都是在官方严控之下的机关,是有关方面控制基督教的驯服工具,岂能“不接受官方神学”呢?他们将如何向上级领导,宗教局,统战部汇报呢?十年前金陵神学院开除了三位同学,三位同学自动退学,也开除了一位叫做季泰的教师。不就是因为唱诗歌,传福音所引发的吗?奇怪的是作者居然只字未提。
7. 作者谈的是中国教会,探讨的是中国教会200年的历史。竟然忽略了近百年来,尤其是近几十年来的巨大变化。没有引用中国教会所熟悉的王明道,林献羔,袁相忱,谢模善,郑惠端,王纯懿,曾约安,俞崇恩,孙务信,李天恩,陈燕生等一代忠仆的见证,反而拉了一些外国和海外人的文献为证据。难免给人留有远水不解近渴,“忽悠”中国教会的感觉。作者所拉的那些外国人对中国教会的历史能比前面所列举的一代忠仆更了解吗?
8. 就算引用海外的“见证人”,也未见到作者提到赖恩融,艾德理,司务道等宣教士见证,这些西方宣教士们把自己毕生的经历都献给了中国教会,他们和中国老一辈神的忠仆们都成了当代最有力的见证人。令人遗憾的是,作者只字未提,足见作者的偏见,甚至是何等的无知于中国当代教会史呀!
今天的患难和逼迫比起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血腥风雨的屠杀和迫害,已经是和风细雨多了。但这并不表示当权者的恩宠有加,或者是改变了无神论的观点;而是换了一种方式来处理基督教的问题。这就是作者所提到的“社会转型”,当权者从历史的经验中得到一个结论那就是与其从用红色恐怖和暴力镇压教会,倒不如从教会内部,从信仰的根基上扰乱基督教徒们的信仰,篡改圣经真理,动摇基督徒的信心。例如把“因信称义”的真理篡改为“因爱称义”故意使人走迷,提倡只要爱国,爱党,爱人,爱教,“与社会主义建设相适应”就可以进天国啦。从根本上篡改了认罪悔改,重生得救的真理。正像主耶稣当年所痛斥的法力赛人一样。
【太23:13】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
3
无论是五十年代六十年代血腥风雨的屠杀和迫害,还是当今的“社会转型”“因爱称义”都是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控制教会,搅扰教会,利用教会,最后消灭教会。
最后,让我说几句心里话。1)弟兄姊妹们,我们要提高警惕,不要上当受骗。耶稣基督早已告诉了我们中国教会何去何从,那就是要在神的带领下,以圣经真理为根据,传扬福音走天路。因为只有耶稣基督才是那条通往天国的道路,才是唯一的真理,才是永恒的生命。除此以外,没有别的路可走。中国教会已经在神的带领下走过了历世历代的风风雨雨,不需要一些“聪明人”指出什么“新路”。以色列人在旷野靠着云柱火柱往前走,后来他们中间出来几个“聪明人”造了个金牛犊,并且连亚伦也随从了他们,把以色列人陷在罪中。
2)这条天路本是信心之路,我们当中大多数都是行在其中的。我们的主既放我们出去,他是好牧人必定引导我们走在正路上。【约10:4】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前头走,羊也跟着他,因为认得他的声音。况且这六十年来,有上一代和当代神的忠仆们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脚踪,这些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
【来12:1-2】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或作仰望那将真道创始成终的耶稣)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
【歌1:8】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若不知道,只管跟随羊群的脚踪去,把你的山羊羔牧放在牧人帐棚的旁边。
“仰望”的原意是显现,注视,诚如保罗对他的前途注意,犹如主显现之时令地上的万族都看见他驾云降临。马太福音十八章那里有主的教导:
【太18:19-20】我又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
“聚会”和降临有类似的意思,这个词在希腊文中是有两个词组成的,一个是“收集,同在”,另一个是“引导,带领”。也就是说只要是奉主的名聚会,就意味着主把咱们收集起来,和咱们同在,并且要带领咱们往前走!难道这还不够吗?还需要那些“文化基督教徒”们给我们指名方向,由地上的假神取代天上的真神来“保护”我们吗?
【诗16:4】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或作送礼物给别神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他们所浇奠的血我不献上,我嘴唇也不提别神的名号。
到底是那天上看不见的神大,还是地上看得见的假神大呢?
3)在此,我们诚心地奉劝那些“文化基督教徒”们好好查考圣经,在信仰的根基上下功夫。好好学习有关教会的真理。免得连教会是什么都还没搞清楚就偏听偏信讲一套连自己都不明白的大道理,什么“国度的事奉”等等。去查查圣经中什么地方讲到“…同步前进,同时并重”呢?什么“合一观”“教会观”的大道理都是这些“文化基督教徒”们想法。也希望他们在“历史反思”的时候,先听听,看看中国教会的那一代忠仆们的见证,再来谈“现今的
4
挑战”和“宣教的展望”好像还比较真实一点。而不是空中楼阁,讲得美轮美奂的不着边际。更不必卖弄那些广大教会不懂的什么“双重还原”“三位关系”“三重责任”“反智倾向”等名词,难免让人怀疑是在表现自己的博学才华(也可能是在海外学来一点“洋货”)。为了使大家对中国教会的近代史有所了解,特别向大家推荐两本书。《又四十年》这本由王明道口述,由王长新弟兄编写的书,记载了王明道先生的见证,也描述了他后半生为主摆上当作活祭的点点滴滴。正是近六十年来中国教会历史的缩影,看了这本书就好像把我们带回到那一代忠仆们所走过的历史当中。另一本书是由赵天恩牧师写的《当代中国基督教发展史》,本书从历史的角度比较全面地介绍了中国教会。这是本人看到的目前参考书中可读性(真实性)最高的一本书,其中记载了许多中国教会的大事记。
自己由于生命肤浅,真理知识一般,经历中满了软弱失败。因此,以上所谈所些的必然是挂一漏万,一知半解。为了不负慈爱的主所托,做好守望的事奉,不得不把所见所闻所经历的和众教会分享,吹起号角。供神的众仆人使女格外“慎思明辨”指出本人的不足之处,帮助我提高服事众教会的质量。倘若本文中对“中国教会何去何从?”的作者有不敬之处,请在主里多多包涵。愿主报答你们的爱心。
与您同工的主仆 王英等上与远方
5也谈“中国教会何去何从”(二)?
永生神的众教会,神的仆人使女们平安:
前一篇文章中我们讨论了“中国教会何去何从?”一文中提到有关圣经根据方面的内容。现在让我们继续讨论第二部分“有关历史事实方面”的内容:
1. “中国教会何去何从?”的作者在“历史反思中”似乎对于“西人宣教士用他们的血与泪,在神州大地上撒下福音的种子并殷勤浇灌”一笔带过。相反地,倒是强调了许多西方宣教士们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比如:“西人宣教士与西方帝国殖民主义千丝万缕,纠缠不清的关系……宗派主义造成他们所建立的中国教会对西方差会的长期依赖,……后遗症就是造成今天中国教会异端与极端的猖狂,……基要派与自由派的神学之争…..” 这些言辞给读者留下的印象似乎是宣教士的影响和作用是坏的方面多过好的方面。至于六十年前西方宣教士们所建立的教会及大量投资到社会关怀,教育,医院,孤儿院等等几乎完全没有提到。直到今天中国最有名的医院和大学大多是西方宣教士们留下的遗产,在作者的笔下也完全没有提到。
2. 作者提到“中国教会(1949年至今)….一方面宣教士全数离开中国,另一方面,神借着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实施中国教会的政治本色化,中国教会脱离对西方差会的依赖,转变成政府控制,对政府的依赖……”这样的提法听起来好像有些道理,但却与事实不符;可以说这是一种似是而非,混淆视听的说法。如果仔细分析一下就看出其中的问题:
1)首先“三自教会”根本就不是教会而是“三自会”,因为“三自会”的原名为“抗美援朝三自革新运动委员会”,那是政府用来消灭教会的工具。
2)至于“文化革命破四旧……三自教会被迫全面关闭,中国教会文化本色化等等”都是当时政治斗争的产物。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中国特色”罢。当时真实的情况是不仅由政府建立的“三自会”开开关关,就连当时的“公检法”系统(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也都被砸烂了。就连国家主席刘少奇都成了“大特务,大内奸,大工贼”了。感谢神,借着尼布甲尼撒的手,法老的手,扬净了祂的场使得教会更加纯洁。使埋在地里面的麦种能够发芽生长,结实几十倍,百倍;使得在解放前不足百万信徒的教会变成了有几千万基督徒的中国教会;使得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大患难,大逼迫中消失的有形教会,重新以家庭教会的形式建立起来。今天中国教会的大复兴让“三自会”意识到自己的历史任务远远没有完成,(五十年代末期,‘三自会’公开宣称已经提前胜利地完成了历史任务,所以丁光训六十年代初接见外国宗教代表团的时候说:‘中国教会已经成为历史啦!’),才开始重整人马并且为了搞统战又打出一块“基督教协会”牌子。把原来“抗美援朝”删掉并换成了“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和“中国基督教协会”。一个机关两块牌子,对内限制镇压教会,对外搞统战敛财,简称“三自两会”。在过去的几十年对教会血腥风雨的镇压当中,神借着苦难洗净了祂的教会,诚如诗篇所说:
1
【诗66:8-12】万民哪,你们当称颂我们的神。使人得听赞美他的声音。他使我们的性命存活,也不叫我们的脚摇动。神阿,你曾试验我们,熬炼我们,如熬炼银子一样。你使我们进入网罗,把重担放在我们的身上。你使人坐车轧我们的头。我们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
3. 作者把“农村教会调整他们的神学……建立农工教会…..也是这个时期,借着‘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异象,中国教会也开始注重跨文化的少数民族宣教与海外宣教”这简直是白日说梦。其实早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国布道会”的同工们就早已向蒙古,云南,贵州等边远地区的少数民族传福音并且建立教会了。山东烟台的桑世光,桑明耀等弟兄就已经深入云南,广西,贵州等地。上海的赵西门夫妇,山东的于三师娘等弟兄姊妹去了新疆开荒布道。西北灵工团、边传福音团等等福音机构也先后到达新疆,建立教会。直到今天,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仍然有继续事奉的弟兄姊妹,如施传清弟兄等等。可惜的是他们中间有许多神的仆人使女都是有去无回,在五十年代的大患难,大逼迫中“人间蒸发”了。他们的工作与现今在海外炒作起来的“传回耶路撒冷”运动几乎连边也挨不上。(对于“传回耶路撒冷——伟大的异象”运动,我们还会再文继续讨论)。
4. 作者在“历史的反思”中,也提到了今天教会的空前复兴,但是给人的印象却似乎完全是“三自会”功不可没的结果。没有“三自会”就没有今天教会的复兴,试想原来要消灭教会的“三自会”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工作,居然把要消灭的对象搞的比原来大几十倍。这可真是“功不可没”了。显然,这并不是“三自会”的初衷,而是神的计划和旨意。又一次证明了是神借着苦难的环境把祂自己的教会洗净了。殉道者的鲜血成了教会的种子。如果说是“三自会”的功劳使得今天教会复兴,那岂不等于说多亏犹大出卖了耶稣,所以神的旨意才得到成全吗?历史的事实是这样的;自从1950年5月2日,5月6日,5月13日三个深夜达旦,由周恩来亲自召集,以吴耀宗等19个人的秘密会议,确立了“中国基督教在新中国建设中的努力途径”,(以下简称“三自宣言”)并在同年9月23日由人民日报为首向全国通报。那时候中央就已经确定了“中国基督教何去何从”。也就是说,中国基督教和一切上层建筑一样都必须为政治服务,对于基督教必须加以限制,利用,改造,最终消灭。除了“三自会”以外,一切真正的神的教会都被定为“非法聚会”;近年来更有甚者,把家庭教会定为“邪教组织”,那时已经把圣经真理定为“帝国主义的毒素”。
自从五十年代以来,政治形势不断变化,那个“三自会”的名称也为了适应政治形势的需要不断地变化着…….。起先的“抗美援朝三自革新运动委员会”就改成了“抗美援朝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把“革新”改成了“爱国”。在这个口号下,就名正言顺地关、管、押、杀了一大批圣徒;当时的口号就是“不革命就是反革命”,于是从1950年6月到1953年12月短短三年半中,被杀的圣徒超过一万人,被劳改的超过6万人,他们的家属亲友被株连的不计其数。随着四人帮的倒台,“三自会”又在丁光训的精心策划下,把“抗美援朝”四个字删除,换成“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另外再加上一块牌子“中国基督教协会”这就是“三自两会”的由来。
5. 作者在“现今的挑战中”,为“三自会”受到的“歧视”打抱不平;说把所有的三自教会说成是“巴比伦教会”,(“淫妇”,“挂牌教会”,“大公会”,“金牛教”等等)是不太公平的。这些外号虽然听起来不太悦耳,但都是根据多年以来“三自会”的所作所为而获得的名符其实的称号。比如,1995年丁光训到美国富勒神学院去搞统战演讲时,刚开始讲话,台
2
下就有几十人拉起长幅标语,上面写着:“丁光训是杀害圣徒的刽子手!”。当场弄的丁主教灰头土脸,非常尴尬。以后只好派他的接班人到海外去搞统战了。如果看到丁光训主教那副“满头白发,满脸笑容,满口哈利路亚”的样子,谁会知道在这张面具的背后却是刽子手的面孔和一双沾满圣徒鲜血的双手。在他领导下的“三自会”不定成“巴比伦教会“又该定为牠为何呢?作者笔下的“教会领袖之间的“恩怨”是会随着他们的凋零,逐渐淡漠“。然而,今天教会的空前大复兴,正是建立在作者所谓的“恩怨”以及圣徒们的血泪基础上的。把“三自会”定性为“巴比伦教会”正是希望那些受迷惑的“糊徒”们能够醒悟过来,迷途知返。“三自教会”的那条船乃是一条贼船,只有把它彻底打翻,船上的人才能有被挽救使他们归回羊圈的机会。以免他们随波逐流,滑向灭亡。
【赛52:11-12】你们离开吧,离开吧,从巴比伦出来,不要沾不洁净的物。要从其中出来。你们扛抬耶和华器皿的人哪,务要自洁。你们出来必不至急忙,也不至奔逃。因为耶和华必在你们前头行。以色列的神必作你们的后盾。
6. 作者在“现今的挑战中”部分中又说:“今天大部分的‘三自教会’不接受官方神学…”不知作者是做了什么调查或是谁受了什么人的误导而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真是如此,那可是“造反了”。“三自会”向来都是在官方严控之下的机关,是有关方面控制基督教的驯服工具,岂能“不接受官方神学”呢?他们将如何向上级领导,宗教局,统战部汇报呢?十年前金陵神学院开除了三位同学,三位同学自动退学,也开除了一位叫做季泰的教师。不就是因为唱诗歌,传福音所引发的吗?奇怪的是作者居然只字未提。
7. 作者谈的是中国教会,探讨的是中国教会200年的历史。竟然忽略了近百年来,尤其是近几十年来的巨大变化。没有引用中国教会所熟悉的王明道,林献羔,袁相忱,谢模善,郑惠端,王纯懿,曾约安,俞崇恩,孙务信,李天恩,陈燕生等一代忠仆的见证,反而拉了一些外国和海外人的文献为证据。难免给人留有远水不解近渴,“忽悠”中国教会的感觉。作者所拉的那些外国人对中国教会的历史能比前面所列举的一代忠仆更了解吗?
8. 就算引用海外的“见证人”,也未见到作者提到赖恩融,艾德理,司务道等宣教士见证,这些西方宣教士们把自己毕生的经历都献给了中国教会,他们和中国老一辈神的忠仆们都成了当代最有力的见证人。令人遗憾的是,作者只字未提,足见作者的偏见,甚至是何等的无知于中国当代教会史呀!
今天的患难和逼迫比起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血腥风雨的屠杀和迫害,已经是和风细雨多了。但这并不表示当权者的恩宠有加,或者是改变了无神论的观点;而是换了一种方式来处理基督教的问题。这就是作者所提到的“社会转型”,当权者从历史的经验中得到一个结论那就是与其从用红色恐怖和暴力镇压教会,倒不如从教会内部,从信仰的根基上扰乱基督教徒们的信仰,篡改圣经真理,动摇基督徒的信心。例如把“因信称义”的真理篡改为“因爱称义”故意使人走迷,提倡只要爱国,爱党,爱人,爱教,“与社会主义建设相适应”就可以进天国啦。从根本上篡改了认罪悔改,重生得救的真理。正像主耶稣当年所痛斥的法力赛人一样。
【太23:13】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
3
无论是五十年代六十年代血腥风雨的屠杀和迫害,还是当今的“社会转型”“因爱称义”都是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控制教会,搅扰教会,利用教会,最后消灭教会。
最后,让我说几句心里话。1)弟兄姊妹们,我们要提高警惕,不要上当受骗。耶稣基督早已告诉了我们中国教会何去何从,那就是要在神的带领下,以圣经真理为根据,传扬福音走天路。因为只有耶稣基督才是那条通往天国的道路,才是唯一的真理,才是永恒的生命。除此以外,没有别的路可走。中国教会已经在神的带领下走过了历世历代的风风雨雨,不需要一些“聪明人”指出什么“新路”。以色列人在旷野靠着云柱火柱往前走,后来他们中间出来几个“聪明人”造了个金牛犊,并且连亚伦也随从了他们,把以色列人陷在罪中。
2)这条天路本是信心之路,我们当中大多数都是行在其中的。我们的主既放我们出去,他是好牧人必定引导我们走在正路上。【约10:4】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前头走,羊也跟着他,因为认得他的声音。况且这六十年来,有上一代和当代神的忠仆们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脚踪,这些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
【来12:1-2】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或作仰望那将真道创始成终的耶稣)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
【歌1:8】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若不知道,只管跟随羊群的脚踪去,把你的山羊羔牧放在牧人帐棚的旁边。
“仰望”的原意是显现,注视,诚如保罗对他的前途注意,犹如主显现之时令地上的万族都看见他驾云降临。马太福音十八章那里有主的教导:
【太18:19-20】我又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
“聚会”和降临有类似的意思,这个词在希腊文中是有两个词组成的,一个是“收集,同在”,另一个是“引导,带领”。也就是说只要是奉主的名聚会,就意味着主把咱们收集起来,和咱们同在,并且要带领咱们往前走!难道这还不够吗?还需要那些“文化基督教徒”们给我们指名方向,由地上的假神取代天上的真神来“保护”我们吗?
【诗16:4】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或作送礼物给别神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他们所浇奠的血我不献上,我嘴唇也不提别神的名号。
到底是那天上看不见的神大,还是地上看得见的假神大呢?
3)在此,我们诚心地奉劝那些“文化基督教徒”们好好查考圣经,在信仰的根基上下功夫。好好学习有关教会的真理。免得连教会是什么都还没搞清楚就偏听偏信讲一套连自己都不明白的大道理,什么“国度的事奉”等等。去查查圣经中什么地方讲到“…同步前进,同时并重”呢?什么“合一观”“教会观”的大道理都是这些“文化基督教徒”们想法。也希望他们在“历史反思”的时候,先听听,看看中国教会的那一代忠仆们的见证,再来谈“现今的
4
挑战”和“宣教的展望”好像还比较真实一点。而不是空中楼阁,讲得美轮美奂的不着边际。更不必卖弄那些广大教会不懂的什么“双重还原”“三位关系”“三重责任”“反智倾向”等名词,难免让人怀疑是在表现自己的博学才华(也可能是在海外学来一点“洋货”)。为了使大家对中国教会的近代史有所了解,特别向大家推荐两本书。《又四十年》这本由王明道口述,由王长新弟兄编写的书,记载了王明道先生的见证,也描述了他后半生为主摆上当作活祭的点点滴滴。正是近六十年来中国教会历史的缩影,看了这本书就好像把我们带回到那一代忠仆们所走过的历史当中。另一本书是由赵天恩牧师写的《当代中国基督教发展史》,本书从历史的角度比较全面地介绍了中国教会。这是本人看到的目前参考书中可读性(真实性)最高的一本书,其中记载了许多中国教会的大事记。
自己由于生命肤浅,真理知识一般,经历中满了软弱失败。因此,以上所谈所些的必然是挂一漏万,一知半解。为了不负慈爱的主所托,做好守望的事奉,不得不把所见所闻所经历的和众教会分享,吹起号角。供神的众仆人使女格外“慎思明辨”指出本人的不足之处,帮助我提高服事众教会的质量。倘若本文中对“中国教会何去何从?”的作者有不敬之处,请在主里多多包涵。愿主报答你们的爱心。
与您同工的主仆 王英等上与远方
5也谈“中国教会何去何从”(二)?
永生神的众教会,神的仆人使女们平安:
前一篇文章中我们讨论了“中国教会何去何从?”一文中提到有关圣经根据方面的内容。现在让我们继续讨论第二部分“有关历史事实方面”的内容:
1. “中国教会何去何从?”的作者在“历史反思中”似乎对于“西人宣教士用他们的血与泪,在神州大地上撒下福音的种子并殷勤浇灌”一笔带过。相反地,倒是强调了许多西方宣教士们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比如:“西人宣教士与西方帝国殖民主义千丝万缕,纠缠不清的关系……宗派主义造成他们所建立的中国教会对西方差会的长期依赖,……后遗症就是造成今天中国教会异端与极端的猖狂,……基要派与自由派的神学之争…..” 这些言辞给读者留下的印象似乎是宣教士的影响和作用是坏的方面多过好的方面。至于六十年前西方宣教士们所建立的教会及大量投资到社会关怀,教育,医院,孤儿院等等几乎完全没有提到。直到今天中国最有名的医院和大学大多是西方宣教士们留下的遗产,在作者的笔下也完全没有提到。
2. 作者提到“中国教会(1949年至今)….一方面宣教士全数离开中国,另一方面,神借着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实施中国教会的政治本色化,中国教会脱离对西方差会的依赖,转变成政府控制,对政府的依赖……”这样的提法听起来好像有些道理,但却与事实不符;可以说这是一种似是而非,混淆视听的说法。如果仔细分析一下就看出其中的问题:
1)首先“三自教会”根本就不是教会而是“三自会”,因为“三自会”的原名为“抗美援朝三自革新运动委员会”,那是政府用来消灭教会的工具。
2)至于“文化革命破四旧……三自教会被迫全面关闭,中国教会文化本色化等等”都是当时政治斗争的产物。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中国特色”罢。当时真实的情况是不仅由政府建立的“三自会”开开关关,就连当时的“公检法”系统(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也都被砸烂了。就连国家主席刘少奇都成了“大特务,大内奸,大工贼”了。感谢神,借着尼布甲尼撒的手,法老的手,扬净了祂的场使得教会更加纯洁。使埋在地里面的麦种能够发芽生长,结实几十倍,百倍;使得在解放前不足百万信徒的教会变成了有几千万基督徒的中国教会;使得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大患难,大逼迫中消失的有形教会,重新以家庭教会的形式建立起来。今天中国教会的大复兴让“三自会”意识到自己的历史任务远远没有完成,(五十年代末期,‘三自会’公开宣称已经提前胜利地完成了历史任务,所以丁光训六十年代初接见外国宗教代表团的时候说:‘中国教会已经成为历史啦!’),才开始重整人马并且为了搞统战又打出一块“基督教协会”牌子。把原来“抗美援朝”删掉并换成了“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和“中国基督教协会”。一个机关两块牌子,对内限制镇压教会,对外搞统战敛财,简称“三自两会”。在过去的几十年对教会血腥风雨的镇压当中,神借着苦难洗净了祂的教会,诚如诗篇所说:
1
【诗66:8-12】万民哪,你们当称颂我们的神。使人得听赞美他的声音。他使我们的性命存活,也不叫我们的脚摇动。神阿,你曾试验我们,熬炼我们,如熬炼银子一样。你使我们进入网罗,把重担放在我们的身上。你使人坐车轧我们的头。我们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
3. 作者把“农村教会调整他们的神学……建立农工教会…..也是这个时期,借着‘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异象,中国教会也开始注重跨文化的少数民族宣教与海外宣教”这简直是白日说梦。其实早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国布道会”的同工们就早已向蒙古,云南,贵州等边远地区的少数民族传福音并且建立教会了。山东烟台的桑世光,桑明耀等弟兄就已经深入云南,广西,贵州等地。上海的赵西门夫妇,山东的于三师娘等弟兄姊妹去了新疆开荒布道。西北灵工团、边传福音团等等福音机构也先后到达新疆,建立教会。直到今天,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仍然有继续事奉的弟兄姊妹,如施传清弟兄等等。可惜的是他们中间有许多神的仆人使女都是有去无回,在五十年代的大患难,大逼迫中“人间蒸发”了。他们的工作与现今在海外炒作起来的“传回耶路撒冷”运动几乎连边也挨不上。(对于“传回耶路撒冷——伟大的异象”运动,我们还会再文继续讨论)。
4. 作者在“历史的反思”中,也提到了今天教会的空前复兴,但是给人的印象却似乎完全是“三自会”功不可没的结果。没有“三自会”就没有今天教会的复兴,试想原来要消灭教会的“三自会”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工作,居然把要消灭的对象搞的比原来大几十倍。这可真是“功不可没”了。显然,这并不是“三自会”的初衷,而是神的计划和旨意。又一次证明了是神借着苦难的环境把祂自己的教会洗净了。殉道者的鲜血成了教会的种子。如果说是“三自会”的功劳使得今天教会复兴,那岂不等于说多亏犹大出卖了耶稣,所以神的旨意才得到成全吗?历史的事实是这样的;自从1950年5月2日,5月6日,5月13日三个深夜达旦,由周恩来亲自召集,以吴耀宗等19个人的秘密会议,确立了“中国基督教在新中国建设中的努力途径”,(以下简称“三自宣言”)并在同年9月23日由人民日报为首向全国通报。那时候中央就已经确定了“中国基督教何去何从”。也就是说,中国基督教和一切上层建筑一样都必须为政治服务,对于基督教必须加以限制,利用,改造,最终消灭。除了“三自会”以外,一切真正的神的教会都被定为“非法聚会”;近年来更有甚者,把家庭教会定为“邪教组织”,那时已经把圣经真理定为“帝国主义的毒素”。
自从五十年代以来,政治形势不断变化,那个“三自会”的名称也为了适应政治形势的需要不断地变化着…….。起先的“抗美援朝三自革新运动委员会”就改成了“抗美援朝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把“革新”改成了“爱国”。在这个口号下,就名正言顺地关、管、押、杀了一大批圣徒;当时的口号就是“不革命就是反革命”,于是从1950年6月到1953年12月短短三年半中,被杀的圣徒超过一万人,被劳改的超过6万人,他们的家属亲友被株连的不计其数。随着四人帮的倒台,“三自会”又在丁光训的精心策划下,把“抗美援朝”四个字删除,换成“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另外再加上一块牌子“中国基督教协会”这就是“三自两会”的由来。
5. 作者在“现今的挑战中”,为“三自会”受到的“歧视”打抱不平;说把所有的三自教会说成是“巴比伦教会”,(“淫妇”,“挂牌教会”,“大公会”,“金牛教”等等)是不太公平的。这些外号虽然听起来不太悦耳,但都是根据多年以来“三自会”的所作所为而获得的名符其实的称号。比如,1995年丁光训到美国富勒神学院去搞统战演讲时,刚开始讲话,台
2
下就有几十人拉起长幅标语,上面写着:“丁光训是杀害圣徒的刽子手!”。当场弄的丁主教灰头土脸,非常尴尬。以后只好派他的接班人到海外去搞统战了。如果看到丁光训主教那副“满头白发,满脸笑容,满口哈利路亚”的样子,谁会知道在这张面具的背后却是刽子手的面孔和一双沾满圣徒鲜血的双手。在他领导下的“三自会”不定成“巴比伦教会“又该定为牠为何呢?作者笔下的“教会领袖之间的“恩怨”是会随着他们的凋零,逐渐淡漠“。然而,今天教会的空前大复兴,正是建立在作者所谓的“恩怨”以及圣徒们的血泪基础上的。把“三自会”定性为“巴比伦教会”正是希望那些受迷惑的“糊徒”们能够醒悟过来,迷途知返。“三自教会”的那条船乃是一条贼船,只有把它彻底打翻,船上的人才能有被挽救使他们归回羊圈的机会。以免他们随波逐流,滑向灭亡。
【赛52:11-12】你们离开吧,离开吧,从巴比伦出来,不要沾不洁净的物。要从其中出来。你们扛抬耶和华器皿的人哪,务要自洁。你们出来必不至急忙,也不至奔逃。因为耶和华必在你们前头行。以色列的神必作你们的后盾。
6. 作者在“现今的挑战中”部分中又说:“今天大部分的‘三自教会’不接受官方神学…”不知作者是做了什么调查或是谁受了什么人的误导而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真是如此,那可是“造反了”。“三自会”向来都是在官方严控之下的机关,是有关方面控制基督教的驯服工具,岂能“不接受官方神学”呢?他们将如何向上级领导,宗教局,统战部汇报呢?十年前金陵神学院开除了三位同学,三位同学自动退学,也开除了一位叫做季泰的教师。不就是因为唱诗歌,传福音所引发的吗?奇怪的是作者居然只字未提。
7. 作者谈的是中国教会,探讨的是中国教会200年的历史。竟然忽略了近百年来,尤其是近几十年来的巨大变化。没有引用中国教会所熟悉的王明道,林献羔,袁相忱,谢模善,郑惠端,王纯懿,曾约安,俞崇恩,孙务信,李天恩,陈燕生等一代忠仆的见证,反而拉了一些外国和海外人的文献为证据。难免给人留有远水不解近渴,“忽悠”中国教会的感觉。作者所拉的那些外国人对中国教会的历史能比前面所列举的一代忠仆更了解吗?
8. 就算引用海外的“见证人”,也未见到作者提到赖恩融,艾德理,司务道等宣教士见证,这些西方宣教士们把自己毕生的经历都献给了中国教会,他们和中国老一辈神的忠仆们都成了当代最有力的见证人。令人遗憾的是,作者只字未提,足见作者的偏见,甚至是何等的无知于中国当代教会史呀!
今天的患难和逼迫比起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血腥风雨的屠杀和迫害,已经是和风细雨多了。但这并不表示当权者的恩宠有加,或者是改变了无神论的观点;而是换了一种方式来处理基督教的问题。这就是作者所提到的“社会转型”,当权者从历史的经验中得到一个结论那就是与其从用红色恐怖和暴力镇压教会,倒不如从教会内部,从信仰的根基上扰乱基督教徒们的信仰,篡改圣经真理,动摇基督徒的信心。例如把“因信称义”的真理篡改为“因爱称义”故意使人走迷,提倡只要爱国,爱党,爱人,爱教,“与社会主义建设相适应”就可以进天国啦。从根本上篡改了认罪悔改,重生得救的真理。正像主耶稣当年所痛斥的法力赛人一样。
【太23:13】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
3
无论是五十年代六十年代血腥风雨的屠杀和迫害,还是当今的“社会转型”“因爱称义”都是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控制教会,搅扰教会,利用教会,最后消灭教会。
最后,让我说几句心里话。1)弟兄姊妹们,我们要提高警惕,不要上当受骗。耶稣基督早已告诉了我们中国教会何去何从,那就是要在神的带领下,以圣经真理为根据,传扬福音走天路。因为只有耶稣基督才是那条通往天国的道路,才是唯一的真理,才是永恒的生命。除此以外,没有别的路可走。中国教会已经在神的带领下走过了历世历代的风风雨雨,不需要一些“聪明人”指出什么“新路”。以色列人在旷野靠着云柱火柱往前走,后来他们中间出来几个“聪明人”造了个金牛犊,并且连亚伦也随从了他们,把以色列人陷在罪中。
2)这条天路本是信心之路,我们当中大多数都是行在其中的。我们的主既放我们出去,他是好牧人必定引导我们走在正路上。【约10:4】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前头走,羊也跟着他,因为认得他的声音。况且这六十年来,有上一代和当代神的忠仆们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脚踪,这些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
【来12:1-2】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或作仰望那将真道创始成终的耶稣)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
【歌1:8】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若不知道,只管跟随羊群的脚踪去,把你的山羊羔牧放在牧人帐棚的旁边。
“仰望”的原意是显现,注视,诚如保罗对他的前途注意,犹如主显现之时令地上的万族都看见他驾云降临。马太福音十八章那里有主的教导:
【太18:19-20】我又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
“聚会”和降临有类似的意思,这个词在希腊文中是有两个词组成的,一个是“收集,同在”,另一个是“引导,带领”。也就是说只要是奉主的名聚会,就意味着主把咱们收集起来,和咱们同在,并且要带领咱们往前走!难道这还不够吗?还需要那些“文化基督教徒”们给我们指名方向,由地上的假神取代天上的真神来“保护”我们吗?
【诗16:4】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或作送礼物给别神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他们所浇奠的血我不献上,我嘴唇也不提别神的名号。
到底是那天上看不见的神大,还是地上看得见的假神大呢?
3)在此,我们诚心地奉劝那些“文化基督教徒”们好好查考圣经,在信仰的根基上下功夫。好好学习有关教会的真理。免得连教会是什么都还没搞清楚就偏听偏信讲一套连自己都不明白的大道理,什么“国度的事奉”等等。去查查圣经中什么地方讲到“…同步前进,同时并重”呢?什么“合一观”“教会观”的大道理都是这些“文化基督教徒”们想法。也希望他们在“历史反思”的时候,先听听,看看中国教会的那一代忠仆们的见证,再来谈“现今的
4
挑战”和“宣教的展望”好像还比较真实一点。而不是空中楼阁,讲得美轮美奂的不着边际。更不必卖弄那些广大教会不懂的什么“双重还原”“三位关系”“三重责任”“反智倾向”等名词,难免让人怀疑是在表现自己的博学才华(也可能是在海外学来一点“洋货”)。为了使大家对中国教会的近代史有所了解,特别向大家推荐两本书。《又四十年》这本由王明道口述,由王长新弟兄编写的书,记载了王明道先生的见证,也描述了他后半生为主摆上当作活祭的点点滴滴。正是近六十年来中国教会历史的缩影,看了这本书就好像把我们带回到那一代忠仆们所走过的历史当中。另一本书是由赵天恩牧师写的《当代中国基督教发展史》,本书从历史的角度比较全面地介绍了中国教会。这是本人看到的目前参考书中可读性(真实性)最高的一本书,其中记载了许多中国教会的大事记。
自己由于生命肤浅,真理知识一般,经历中满了软弱失败。因此,以上所谈所些的必然是挂一漏万,一知半解。为了不负慈爱的主所托,做好守望的事奉,不得不把所见所闻所经历的和众教会分享,吹起号角。供神的众仆人使女格外“慎思明辨”指出本人的不足之处,帮助我提高服事众教会的质量。倘若本文中对“中国教会何去何从?”的作者有不敬之处,请在主里多多包涵。愿主报答你们的爱心。
与您同工的主仆 王英等上与远方
avatar
fastis的旧账号
无间道之 我爱阿朱阿紫
无间道之 我爱阿朱阿紫

帖子数 : 87
注册日期 : 12-12-22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