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对话
登录

找回我的密码

最新主题
» 有关“归正神学”中不合圣经真理之处的辩论(一)
由 Nathanael 昨天4:16 am

» 无奖圣经问答:matrix
由 林歌 周四 八月 25, 2016 8:44 am

» 远离基督教、做个正常人
由 timmy 周三 六月 22, 2016 1:05 pm

» 与宗教人士对话的短信记录
由 Nathanael 周二 六月 21, 2016 11:04 am

» 一层层包装的玩意
由 schleifer 周一 六月 20, 2016 2:30 pm

» 《基督教.皇帝新衣》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8 pm

» 自称是上帝呼召的传道人会有“无情型人格障碍”吗?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4 pm

» 真正的属灵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3 pm

» 按各种标准来评价人?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1 pm

» 称杀手为弟兄,可以吗?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0 pm

» 没想到世上竟然有好看的中文节目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3:54 pm

» 家庭教会——病得挺重,伤得不轻
由 Nathanael 周二 一月 26, 2016 12:41 pm

» Casual Chat on redemption, repentance, conversion,
由 timmy 周三 十二月 02, 2015 1:11 pm

» 视频:中国教师"扬威"英国:人民就是这样炼成的
由 timmy 周日 九月 06, 2015 1:45 am

» 上帝要基督徒受磨炼?并要基督徒敬拜他?
由 林歌 周三 八月 12, 2015 9:58 pm

» 祈祷的再思
由 talithakoum 周五 七月 17, 2015 3:41 am

» 残害心灵的师道观念
由 黄河边人 周四 七月 02, 2015 10:33 pm

» 一亿美金与一首绝命诗
由 林歌 周二 六月 30, 2015 8:59 pm

» 基督教的核心教义:上帝是耶稣基督的样式
由 timmy 周二 六月 30, 2015 6:39 am

» “三势”终于下手了
由 timmy 周一 六月 15, 2015 12:41 pm


袁相忱的宗派观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袁相忱的宗派观

帖子 由 Nathanael 于 周三 十二月 28, 2011 2:57 pm

《行过流泪谷》节选

一天下午,相忱和我(梁惠珍)正在前面的堂里忙着收拾东西,苏牧师满面春
风地从外边进来,先是高兴地这边摸摸那边看看,随后就从身上掏出一
条皮尺来到门口,爬上爬下地来回量着门上那块牌匾的尺寸。相忱走出
来,问他这是做什么,苏牧师边量着边说:
“量牌匾啊!不量尺寸怎么去做新牌匾啊?”

相忱抬头,诧异地望着门上的牌匾和正在忙着丈量牌匾的苏牧师,
问道:“这上边不是有一个现成的牌匾吗?牌匾还能用,就不要花那些钱
了。”

苏牧师指指牌匾,反问相忱:
“你看看那这个牌匾还能用吗?上面写
的什么啊?”

我记得挂在门上的那块写有“福音堂”三个字的木制牌匾固然是有些
旧,但前两天相忱刚用布给擦干净了,上面的文字也算端正得体,没什
么不能用的呀!

苏牧师大约是看相忱没还明白他的意思,就对相忱解释
说:“我们是神召会,要挂神召会的牌子,不挂这个
‘福音堂’的牌子啦。”

闻听这话,我也不由得停住手,眼睛望向正站在门口的两个人,四周一
下静了下来。相忱首先打破沉寂,一字一句地说:
“不要挂神召会的牌子!就用这个
‘福音堂’的牌子!”

苏牧师一听就好像有点急了,说:
“那不行!如果不挂神召会的牌子,
房租也没有机构替我们出,你的工资问题也解决不了,教会的零散开支
更是没有着落。袁弟兄,你想想,现在这里刚开堂,没几个信徒,仅靠
着信徒的奉.献是绝对解决不了这些需求的,更不要说再往大扩展了!”

话说到这儿,我终于明白了苏牧师的心意,在他的计划中这个
“福音堂”是要以神召会的名义来开办,堂里的租金和各项费用包括相忱的工资
等等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由神召会总部来解决。

相忱也一定听懂了苏牧师话里的意思,他对苏牧师说:
“我非常感谢你为我所设想的这些,但是我
不想加入任何一个机构,尤其是外国的差会,我也不拿任何机构的固定
工资,如同外邦人上班做工一样。我只愿意在这个‘福音堂’里做主托付
我的工作,主给我一个羊,我就牧养一个,给我两个我就牧养两个,传
福音的当靠福音养生。工作少,奉.献少,我就可以用带职事奉的办法维
持家庭生活;工作多,奉.献够我们的基本开销后,我就专心全时间完成
神的托付。我不求名声响,也不求排场大,只愿意作一个忠心的小仆人。
主托付我一份工作,我就努力做好一切,神的恩典是够我用的。”

话说到这里,两个人彼此都有点僵住了,苏牧师就要相忱先好好想想,这么大
的事上不要急于做决定,他过几天再来。送走了苏牧师,相忱回到屋里
继续做他自己的事,仿佛刚刚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一样。

一个教会刚开办,仅仅靠信徒的奉.献连维持房租都不够,如果能找
到一个机构来提供支持,确实能立刻解决很多实际困难。所以苏牧师提
出的办法是既简单省事又最有把握,也是很多中国的教会和传道人所求
之不得的。而且当时国外的一部分宣教差会常在教会内提供一些经济上
的供应来扩大影响,结果造成一些人来“出席”聚会只是为了能按时领取
钱粮,里面没有真实的信心,成为“吃教”的,这样的人在信徒中有,甚
至于某些传道人也是竭力钻营到薪金丰厚的外国教会里去。

相忱却最不同意这种事奉的方式,因为在他看来,一个传道人既然在他的事奉上必
须完全依靠神,那么在个人生活上也同样需要单单地仰望神,因此就有
必要操练在各样的困难中完全地依靠神;在事工上与其他教会和传道人
的合作是应当的,但在接受供养上就一定要很慎重,否则一旦养成了在
生活上依赖机构供应的习惯,就难免会由于金钱的缘故而受到很多出于
人的左右,以致在事奉上不能合神的心意。

一九三八年,相忱完成神学装备后,完全可以留在远东圣书学院服
事,但他不满足于那种不愁吃穿的稳定生活,而是选择了去天津圣会所
作一名生活清苦的普通传道人。一九三九年,因为我即将临产,我们回
到北平生活的那段时间里,相忱虽然应吴智院长的邀请回到远东圣书学
院工作了一年多,但他时时都在祈求神为他预备前往农村的禾场,所以
一遇到裴约翰牧师,相忱马上放弃了在北平已经相当安稳和富足的生活,
带领全家来到陌生而又艰苦的河北成安。

这时,相忱虽然和裴牧师同工
却没有加入宣圣会,除了接受日用饮食上的供应之外也不从教会中领取
薪金,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相忱初次尝试不完全依靠机构供养的
生活,成为他以后在事奉上和生活上更完全地依靠神的重要开端。随后
四年在农村辗转的服事期间,再没有任何固定的供养,相忱在信心中单
单地仰望神,真实地体验到直接从神手中领受恩典的甜蜜,神的信实也
更加坚固了他的信心,确认了神给他的带领。我既然和相忱在主里一同
领受生命之恩,也愿意一同在主里凭信心领受神的恩典与应许。

几天以后,苏牧师果然又来了。像往常一样打过招呼,我带着孩子
进到我们住的里屋,中间的客厅里就只有苏牧师和相忱,看得出两个人
的表情上都比平时多了一份严肃。外边沉静了好久,还是苏牧师先开口
说道:“袁弟兄,这里这么大的一处房子,光是租金就够你受得了!你不
挂神召会的牌子,自己工资也没有,一家老小可怎么生活?你可要仔细
地想清楚再做决定,免得以后后悔!我说这些全是为你好啊!”

只听相忱接着他说:“我不用再想了,这个问题我从读神学院毕业起就开始想了,
我一辈子都不准备加入某个机构,也不准备领这种工资,但我相信,神
绝不会让我缺乏,他必定负我完全的责任。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意见,
抛开机构,抛开金钱,大家就在这里彼此同工,牧养这个教会的信徒,
共同完成神托付给我们的工作。”

苏牧师还在继续试图劝说相忱:“我是
挪威神召会的牧师,我不会脱离母会的。并且你看现在不拿现成工资的
传道人有几个呢?这也是神供养我们的一种方式!再说有教会在背后支
持我们,对以后的事工开展会很有利,至少免去了你在筹措经费上的问
题!我劝你还是不要匆忙做决定,挂神召会的牌子对你会有很大好处的!
你再考虑考虑吧!”

面对这样的劝说,相忱仍是不为所动,他说:“我相
信神对每个人的带领方式都不一样。使徒时代的工人从来没有固定的工
资,但是他们传福音的火热和果效是无可比拟的!我们今天要把主的福
音传出去,也应该像当初的使徒们一样,使徒们的所作所为就是我们的
典范。大家都传一个基督耶稣,不要设立什么派别,更不要以派别而划
定范围,我不同意挂神召会的牌子,就是这个意思。我不加入任何宗派,
也不领任何机构的钱。”

外边的空气仿佛一下子凝固不动了,两个人谁都不再说话。我在里
屋一边哄着孩子,一边留心听着他们的话。我从心里的深处赞成相忱的
话,但我也从苏牧师的话里感觉到他确实始终都在耐着性子劝说相忱,
我更了解相忱的那个脾气,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的争论继续下去会有什
么样的结果,唯有在听着他们谈话的同时默默地为这两位神的仆人献上
代祷。

在接下去的交通中,苏牧师和相忱在挂牌子的问题上分歧依旧,
两个人谁也不能说服谁,气氛也越来越紧张,苏牧师终于忍不住说出:“弄
了半天,你不跟我同工啦!那我走了!如果你以后有困难了,再来找我
吧!”

我一听苏牧师要走,赶快抱着孩子出来想要送送他,刚迈进客厅就
见苏牧师紧绷着脸,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正要往外走,我心里对这位年轻
又满有热心的传道人很有些愧疚,可一时又不知该如何安慰他。

苏牧师见我从屋里出来,只略微冲我点点头,说了句:“再见,我走了!”就朝
外走去,相忱陪着他一起走到“福音堂”的大门口,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
话,苏牧师就径直出门去了。以后听说他回张家口去了,再以后他也和
其他国外传道人一起退出了中国。

当时谁也不曾想到苏牧师这一走就要四十八年才回来。在中国重新
开放以后的一九九四年,苏朝生牧师才得以再次来到中国,并走访他曾
经服事过的教会和同工。临行前,他专门委托挪威驻华使馆协助他寻找
过去的同工和信徒,十多人的名单中第一个人就是Allen Yuan。久别重
逢之际,苏牧师和相忱都欣喜地发现对方与四十多年前一样的没有改变,
来华前苏牧师刚获得挪威王国政府为他颁发的一枚奖章以表彰他传道四
十年,相忱也在被迫中断二十二年后重新开始带领家庭教会。

苏牧师向同行的人介绍相忱,说:“这是我最好的同工!”

又激动地对相忱说“是主带领我再次见到你!”

相忱也热情地两次邀请苏牧师在白塔寺教会的聚会
上证道。两位一同在主里忠心服事却没能有机会同工的仆人,终于在主
里了却了各自曾有过的那份遗憾。
avatar
Nathanael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493
注册日期 : 09-10-26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袁相忱的宗派观

帖子 由 Nathanael 于 周三 十二月 28, 2011 2:59 pm

怎么“奉 献”也成敏感词了?
avatar
Nathanael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493
注册日期 : 09-10-26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袁相忱的宗派观

帖子 由 林歌 于 周三 十二月 28, 2011 3:57 pm

我不知道袁相忱是谁,但就楼主所给的信息来看,这个人挺有立场的。
avatar
林歌
耶稣超爱的人!是个人!
耶稣超爱的人!是个人!

帖子数 : 823
注册日期 : 10-12-22

http://www.douban.com/people/4321984/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袁相忱的宗派观

帖子 由 timmy 于 周三 十二月 28, 2011 4:20 pm

文中的***,和分段,已修改好
avatar
timmy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2516
注册日期 : 09-07-13

http://www.tudou.com/home/fish-cafe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袁相忱的宗派观

帖子 由 timmy 于 周三 十二月 28, 2011 6:30 pm

建议叶兄开个博客
avatar
timmy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2516
注册日期 : 09-07-13

http://www.tudou.com/home/fish-cafe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袁相忱的宗派观

帖子 由 timmy 于 周四 十二月 29, 2011 12:29 am

很感人的故事!很敬佩那些前辈!
avatar
timmy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2516
注册日期 : 09-07-13

http://www.tudou.com/home/fish-cafe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