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对话
登录

找回我的密码

最新主题
» 有关“归正神学”中不合圣经真理之处的辩论(一)
由 Nathanael 昨天4:16 am

» 无奖圣经问答:matrix
由 林歌 周四 八月 25, 2016 8:44 am

» 远离基督教、做个正常人
由 timmy 周三 六月 22, 2016 1:05 pm

» 与宗教人士对话的短信记录
由 Nathanael 周二 六月 21, 2016 11:04 am

» 一层层包装的玩意
由 schleifer 周一 六月 20, 2016 2:30 pm

» 《基督教.皇帝新衣》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8 pm

» 自称是上帝呼召的传道人会有“无情型人格障碍”吗?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4 pm

» 真正的属灵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3 pm

» 按各种标准来评价人?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1 pm

» 称杀手为弟兄,可以吗?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0 pm

» 没想到世上竟然有好看的中文节目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3:54 pm

» 家庭教会——病得挺重,伤得不轻
由 Nathanael 周二 一月 26, 2016 12:41 pm

» Casual Chat on redemption, repentance, conversion,
由 timmy 周三 十二月 02, 2015 1:11 pm

» 视频:中国教师"扬威"英国:人民就是这样炼成的
由 timmy 周日 九月 06, 2015 1:45 am

» 上帝要基督徒受磨炼?并要基督徒敬拜他?
由 林歌 周三 八月 12, 2015 9:58 pm

» 祈祷的再思
由 talithakoum 周五 七月 17, 2015 3:41 am

» 残害心灵的师道观念
由 黄河边人 周四 七月 02, 2015 10:33 pm

» 一亿美金与一首绝命诗
由 林歌 周二 六月 30, 2015 8:59 pm

» 基督教的核心教义:上帝是耶稣基督的样式
由 timmy 周二 六月 30, 2015 6:39 am

» “三势”终于下手了
由 timmy 周一 六月 15, 2015 12:41 pm


江守道老弟兄的交通记录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江守道老弟兄的交通记录

帖子 由 Nathanael 于 周日 十二月 13, 2009 8:06 pm






我们的历史与见证----江守道


“••••••便将神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都证明出来。”(启1:2)

在2007年12月,主的仆人江守道夫妇重临香港看望众圣徒。对我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约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年长弟兄前受教。江弟兄逗留香港这段时间,没有安排全教会的特别聚会;蒙主的怜悯,我多次与江弟兄谈及过去香港教会历史,包括了他个人的事奉,并过去三四十年代,与倪弟兄及众同工们那段感人,又激励人心的往事。那时候,这班忠勇的先辈们,他们对主绝对顺服,为了耶稣基督的见证;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代价可算是太大的。怀缅昔日,放眼今天教会的情况,心中恻然。从年长弟兄处得蒙教益,本不该独享;所以便大胆向江弟兄要求,有无可能有一次的聚集,把香港教会过去的历史,告诉年轻弟兄姊妹们,同时把教会的见证,清楚的传给他们,为使我们服事更有方向。感谢主,江弟兄即时答允。所以,我租用了一个会议室,在2008年1月19日早上9时,邀约相熟的弟兄姊妹们,有一次宝贵的交通聚会。聚会分作两段,我先提出三个问题,请江弟兄交通,然后再由弟兄姊妹提问。

我提的问题是:
1、1937年江弟兄您如何成为倪弟兄打发到香港来开工的首批同工?您在什么地方开始工作,作些什么事?
2、当您与倪弟兄在一起时,当时弟兄们在主面前的异象和负担是什么?教会的光景是怎样?为什么要把这工作带到香港来?
3、目前香港的弟兄姊妹在不同的聚会地方有不同的做法,感觉上好像没有出路,盼望江弟兄就香港教会的情况,根据在主面前的感觉,给我们一点交通。

一年多前的聚会,今天回想,恍如昨日。感谢父神,他爱我们,带领他忠心的老仆人来告诉我们当知道的话。这次难得的聚会,我觉得应作文字记录,好让那有心追求主的弟兄姊妹同得恩典。所以把聚会的录音整理,出版这本小书。蒙黄汉先弟兄大力襄助,润饰文字,考证时间地点,配合历史图片,使本书更臻完美,借此深表谢意。
但愿主能使用这本小书,赐福给那些愿意以耶稣基督的见证为念的人。虽然是薄薄的一本小册,但里面信息有丰富的属灵分量,真理教导清晰。在整理本书时,我得再次在主面前低头敬拜。本书内容未经江守道弟兄过目,一切文责当由本人承担。

郭定强
主历2009年9月写于香港

一. 主带领我事奉的路

感谢主!给我这机会与弟兄姊妹有一点交通,我这一次到香港来,并没有觉得主引导我要来作什么工作;不过盼望来看看弟兄姊妹,与大家交通一下,看看主在这里的教会作了什么事,圣灵在神的儿女中究竟有什么带领。
也感谢主,让我能在这里和年轻之弟兄姊妹分享。见到你们,使我回想自己的过去。因着主的怜悯,我二十岁的时候就与倪弟兄在一起事奉。那时候,我们在一起的大部分都是年轻人;今天能够看见你们这些年轻弟兄姊妹,实在给我非常美丽的回忆。弟兄要我交通的三个问题,实在是一天也讲不完,所以我只能很简单的稍微交通一点主的带领。
广州的工作
在主的带领下,1936年,在鼓浪屿有一次华南同工的聚会;因为那个时候神的工作,在福建一带很多地方已经有了神的见证。当时我与倪弟兄在一起才一年,他也叫我到鼓浪屿去参加这华南同工聚会,所以我在那年就到了厦门的鼓浪屿。在那次的聚会里,倪弟兄对我们讲他自己的见证,说到他自己怎样蒙恩,怎么出来事奉等等。(这所交通的见证后来刊印成书。注:见《倪柝声著述全集》卷卅三)
这聚会结束后,倪弟兄把我留在福建,到福建各城镇去做福音工作,一连五个月,一个月一个城市,与当地的弟兄姊妹配合,传主的福音。
过了五个月,1937年,倪弟兄在主面前觉得有引导,盼望广东也能有主见证的开始;于是他与我们交通,盼望我们有几个人到广州去。那年,我们五个人就往广州去了,当中有陆忠信、魏光喜和我三位弟兄,以及张耆年、黄若深两个姊妹。那时候,广州已经有一些弟兄在那里;我们到了,就与那里几个弟兄姊妹配合,一起开始在广州的工作。我们在城里的逢源中约,柔济医院旁边,租了一个地方安顿后,就使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去传福音。有些时候我们租用青年会,有些时候被人请去讲道。广州的东山是浸信会的大本营,他们有医院和学院,有中学、女子学校和小学等,他们也请我去传福音。那个时候,神给我们开什么路,我们就往那里去,因为我们的目的是先传福音,等到有人蒙恩得救了,才开始一起照着圣经的教训来聚会,追求主。
天津的工作
当我们在那里工作的时候,同时倪弟兄也有负担,盼望在北方也能开始工作,于是有几个弟兄姊妹就到天津去服事主;所以天津与广州的工作是同时开始的。为什么提天津呢?因为与香港有关。当时在香港有一位老姊妹,年约六十多岁,我们都叫她关十姑。关家是个大家庭,关十姑有十五个兄弟姊妹,他的一个哥哥与**是同学,她母亲又是带领**信主的,他们一家都是香港合一堂的教友,但是她还没有得救,只不过是在一个基督教的环境里长大而已。
当天津工作开始的时候,关十姑刚到天津去探望她的亲戚,也就到来听福音。那次传福音的是张愚之弟兄,张弟兄比我大一岁;他后来为主殉道了。关十姑就是那次聚会中蒙恩得救了,并且在天津受浸。
当她要回香港的时候,问说,香港是否有同样的聚会?既知道香港还没有,在广州才有。她回到香港后就立刻坐船到广州看我,我们就彼此认识,也有一点交通,然后她便返回香港。
香港的工作
当关十姑回到香港的时候,我们在广州的工作已经差不多有三个月了。其后我留在广州作工,陆忠信、魏光喜弟兄前往香港,与关十姑一起传福音;因为她认识的人很多,所以借用了当时位于九龙湾的民生书院(现在的民生书院已迁往九龙城),开始在香港的工作。约两个月后,我也从广州到香港来了。
当我到了香港,魏光喜弟兄就往云南昆明去,因为那个时候有许多人开始移民到内地去,我们有弟兄姊妹在昆明,所以魏光喜弟兄就到昆明去工作;而陆忠信弟兄则到新加坡去。那个时候,我们的流动性很大,同工们都是到各处各地开工的,因此当我到了香港的时候,他们两位都分别到其他地方工作了。
我在香港与弟兄姊妹一起聚集后,就从民生书院出来,先在深水埗钦州街租了一个二楼作聚会处。当倪柝声弟兄于1938年去英国之前,也在钦州街讲了一次道,至今我还很清楚记得他讲的内容。他讲末世的时候,世界要有三个大集团,一个是西方集团,一个是东方集团,一个是北方集团;将来这三个集团都要聚集,在以色列那一带地方,这是世界最后的一种光景。
感谢主!我们就这样在钦州街开始聚集,后来搬到石硖尾街,之后搬到佐敦道7号,也是在一个楼上。不但在九龙有聚会,我们在香港岛,每个星期二也都有聚会,是借用公开弟兄会的一个地方;如果我记忆没错,是在中环都爹利街。后来,在广西工作的栾非力弟兄也到香港来,展开在潮州人中的工作。因着他的工作,以后有一些潮州的弟兄姊妹就开始了“生命堂”。
在香港那段时间,我也是来来去去的。1941年我从香港往新加坡去了,也到中国内地四川,曾一度与弟兄姊妹一起聚会。我到了新加坡,魏光喜弟兄从云南回到香港来。
1951年,倪柝声弟兄从上海来到香港,在年青的弟兄姊妹中有工作,有青年的特会,复兴就从年轻的弟兄中开始,达到全教会,结果买了天文台5号,盖了天文台道的聚会所。因着主的祝福,往后在不少地区也开始了聚会,建立了主的见证。这是过去我们的聚会如何开始的一点历史。
二、倪柝声弟兄信主、蒙召和事奉的路
对于倪柝声弟兄的事情,弟兄姊妹如果看过《中流砥柱》这本书,相信必会有一点印象。倪弟兄祖籍福建省福州人,于1903年11月4日生于中国汕头市(当时他的父亲被政府派到汕头作海关官员)一个基督教家庭,他的一家三代都是基督徒,但他没有信主。他在福州三一书院读书时,最差的功课就是圣经科。他是一个很有才干的青年,在校期间已经写文章投稿到报馆和杂志;同时对自己的前途,也有很大的抱负。
蒙恩得救
中国早年出了两位著名的旅行布道家,一是余慈度小姐,一是李叔青弟兄,二人本来都是医生,后来蒙神呼召传福音,倪弟兄的母亲林和平是个教友,在上海有名的中西女塾读书时,就认识了余慈度小姐。1920年,余慈度小姐来到福州传福音,倪伯母便去听她讲道,结果得救了。
她得救之后,很盼望倪弟兄也去听道,又想在家庭里开始有家庭礼拜;不过倪弟兄对于自己的母亲是非常的反感,因为他母亲管教的很严厉(他父亲却很慈祥)。一天,她叫来众儿女,要开始家庭礼拜,就在她要弹琴唱诗的时候,圣灵感动她,说:“你要向你儿子认罪。”倪弟兄有两个姐姐,他当然调皮一点,所以他受的责罚是最多的;家里有什么东西坏了,或者发生什么事情,母亲总是怀疑是他干的。一次,他家里有一个很珍贵的花瓶打破了,他母亲就怀疑是他作的好事,就不问情由而把他痛打了一顿;其实不是他,所以他就痛恨他的母亲。
在要开家庭礼拜的时候,圣灵竟感动他的母亲,要她向儿子认罪。这在中国文化的习俗里,是没有的事情,父母总是正确的,就算是错也是对的。父母向儿子认罪,在我们中国古老的观念里,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但因着圣灵的一再催促,她没有办法把琴弹下去;结果就起来,到自己儿子的面前,向他道歉。这就摸着了倪弟兄的心,因为他知道这并不是人所能做的。他心里说如果有人能够改变我的母亲,那么,他所讲的是值得一听。所以第二天他就告诉母亲,他愿意去听余慈度小姐讲道,并且那天晚上也就受感动了。
倪弟兄见证说:“我知道耶稣是救主,也知道自己应当信主,但是不能信,为什么呢?因为我有远大的计划,如果信了主,那些计划就统统完了;这个我办不到。”他挣扎了好几天。一天他在房间祷告时,主给他看见他罪的乌黑,也给他看见主宝血的鲜红,看见主耶稣的被钉十字架。他被主的爱大大的感动,不得不屈服在主的面前。
所以他觉得说,一个人信主,并不是光信耶稣是救主,同时也要接受耶稣作他的主。这不是两件事情,乃是一件事情的两面。今天人常常把接受耶稣作救主看成是一件事;把自己献上,接受耶稣作主,当作另一件事。但圣经不是这样,照圣经说,你如果接受耶稣作你的救主,同时你就不是自己的人,你要把自己献上当作活祭,承认主是你一切的主。所以,倪弟兄在那个时候,很清楚的蒙恩得救了。
传福音
得救之后,他很热心,很用心的读圣经;连上课的时候也读圣经(当然我不盼望在座作学生的弟兄姊妹学他的样子)。因为他很聪明,因此他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同时,他也开始向同学传福音,结果同学视他为传道人,看见他都躲开了,当然也就没有一个人得救。
一天,一位西教士(Miss Groves)问他:你信主后带领了多少人得救?他说:一个都没有,但是自己已经尽所能的去传福音了;他们不相信是他们自己的事,与我无关。她就问他:你有为他们祷告没有呢?他说没有。她说:你应该为他们祷告,否则你是靠自己去救人;须知救人是主的事情!于是倪弟兄开始把自己同学的名字约有六七十位,写在册子上,一一为他们祷告,结果一个一个得救了。在学校里每一班最好的学生都得救了,最坏的也得救了,整个学校开始有一个大复兴,复兴到一个地步,他们把南京的李渊如小姐请来开奋兴会,时为1922年。后来李小姐成为倪弟兄最早的同工。
李渊如小姐的文笔非常好,也很有见识,有“女状元”之称。本来她是无神论者,但是感谢主!主得着了她,她悔改信主,且被主所用,就来到倪弟兄的学校领这个奋兴会。他们从学校开始,把福音往外传。他们穿上福音背心,背上写了福音句子,到街上去布道,这个是从福州开始的。聚会也从那里开始了。在那里的聚会开始了之后,倪弟兄不久也毕业了,于是他出来事奉主。
开始聚会
起初的时候,他们完全是传福音,后来神给倪弟兄看见“基督的身体”,他便觉得不是光传福音就可以了,神所要的是教会,那些蒙恩得救的人需要聚集在一起,得着造就,有长进,让基督的身体能完成,这个是神的心愿。
于是他开始在弟兄姊妹中间传讲关于教会的真理,但当时其他弟兄姊妹不能接受,并且反对他。倪弟兄因此退下来,一个人去白牙潭、罗星塔,开始出版《基督徒报》,这是最早的基督徒刊报。(这个故事太长了,因着时间,在此只好把它缩短了。)
1927年,倪弟兄来到上海,那时李渊如小姐在南京,任灵光报主编(这是当时中国最好的一份属灵报纸);还有汪佩真小姐,也在南京。后来她们都到上海来了,于是倪柝声弟兄、李渊如小姐、汪佩真小姐,还有几个弟兄姊妹,在汪小姐家里就开始掰饼聚会。1928年1月,他们在上海的哈通路文得里租了一栋房子,开始聚会。可以说在中国,这一个的见证就是开始于上海。
小群
这个聚会与其他的聚会有什么不同呢?那时倪弟兄与他的同工们觉得:“我们不能属于任何的宗派,因为宗派在圣经里是被定罪的,是分离神的儿女;神的儿女本是一个基督的身体。所以,我们不应当分门别类,我们要从分门别类中出来,回到基督身体合一的见证里。我们这样的聚会,并不是另起一个宗派;我们这样的聚会是回到当初神原来的旨意里面。”因此,当时我们没有名称,只是奉主的名在一起聚会。我们欢迎神的众儿女们来交通,只要他是神的儿女,都是我们的弟兄、我们的姊妹。这是我们当初在上海开始聚会的心愿。
那个时候倪弟兄编写了一本诗歌,给它起名为“小群诗歌”。为什么用这名称呢?因为路加福音第12章32节,主耶稣说:“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小群”在圣经里面的意思:神的教会在世界里面,好像一小群一样。所以,“小群”的意思是指全教会来说的。倪弟兄觉得这诗集是为着教会预备的,所以称之为“小群诗歌”。但是人总是喜欢问:你们这些人是谁呢?给我们做成很大的问题。我们说是“基督徒”,但他们并不满意,一定要追问说:那么,你们是属于哪一个宗派呢?我们说没有宗派的,他们不能接受。后来他们见我们用这“小群诗歌”,就说他们是“小群”;就这样,“小群”这名字从此而加在我们的头上了。那怎么办?我们赶快把“小群”两个字从诗歌上面去掉了。现在你们看见我们的诗歌名字就只有“诗歌”,就是这个原因。很可惜,今天许多弟兄姊妹不知道历史,竟称自己是“小群”。我们应当知道这一点,好叫我们不要犯这个毛病。
得胜聚会
感谢主!在上海不但有这个聚会,1928年也开始了得胜的聚会,人数约有一百。有一些爱慕主话语的人,从其他地方来参加,尤其是苏北一带的弟兄姊妹。当中有宗派背景的人,有教会传道人和长老,都在聚会中蒙了恩典,知道多一点关于教会的生活;但不知道他们回去当怎样来聚会。所以在得胜聚会之后,倪弟兄与那些留下来的、有心追求的弟兄姊妹,一同谈论这教会的问题。后来把谈论的内容整理,出了一本书叫《教会的生活》。可以说,这是我们中间第一本关于教会的书。
教会是一个生活,可是人往往把教会当作一个机构。那个时候,我们注意到教会的生活特别是在苏北,神的工作在那里兴起来了。本来苏北的工作都是内地会的,后来有一些内地会的传道和长老出来了,像季永同、苏老弟兄等等,成了我们最早的一些同工。到了1930年上半年,工作不但在上海,在苏北、杭州和浙江、福建、广东、华北和东北等一带,都已经开始了。
工作的开展
而东北的工作是怎么开始的呢?说来也是非常的奇妙。东北的工作不是我们有弟兄从上海到那里去开始的,是神自己同时在东北感动某些弟兄,叫他们也看见教会的见证、教会的合一,他们就自己开始聚会;后来我们彼此见面相交。所以我们看见,当时神的工作不光在上海,神的工作在东北也是这样的开始。感谢主!把我们连在一起,因此在1930年,可以说沿海一带,从东北一直到广东,各地都开始有聚会了。
后来日本侵华,政府往内地迁移,很多弟兄姊妹也就往内地去了。所以我们在云南、四川、贵州等地方也就都有聚会和工作。很多聚会都是弟兄姊妹先到那个地方,在那里先开始有聚会了,然后我们服事主的弟兄们就到那里去看望他们,坚固他们。等到抗战的时候,可以说全国各地都有聚会,有很多的聚会点。感谢主!这神的见证、神的工作在中国就如此开始和开展了。




三、教会简史及教会真理
关乎教会的真理,当然在神的话语里早就给我们看清楚了,然而教会的历史如何?教会建立不久,一面有罗马的逼迫,另一面有一些偏离了。像所谓的监督(主教)制度的东西,在第二、三世纪慢慢的就已有一点雏形出来了。到了第四世纪,因为罗马皇帝君士坦丁皈依基督教,所以基督教大受欢迎。从那时候开始,基督教就有**势力。可以说基督教落在世界里面,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一直到第六世纪,罗马天主教形成了,教会进入黑暗时期。到了第十六世纪,马丁路德改教;改教的主要重点在“因信称义”。
我们今天都认识“因信称义”,但那时没有人知道因信称义,都是因着行为盼望得救的,只讲极功极德;当时的圣经是用铁链锁起来的,平常人不能看,只有神甫可看(恐怕连神甫也没有去看呢)。所以改教最主要的两件事情,一是一本公开的圣经,另一是因信称义。对于教会的真理,那个时侯并没有注意。我们读马丁路德传记的时候,知道他是注意到教会真理的,但他认为时候未到。直到第十九世纪,1828年弟兄运动出来的时候,教会的真理才被重新发现。
教会真理的存在和揭开
感谢主!历世历代总有一些爱主的弟兄姊妹,是人所不知道的,他们根据圣经过教会的生活,但这些人时常遭逼迫。在官方的教会历史里面,他们是被教会逼迫的,也没有他们的历史可知。但是感谢主!现在对这些人的历史都慢慢发掘出来了,好像《走天路的教会》等书,就给我们认识教会的事实。
到十九世纪,教会的真理给打开了,但是很可惜,只开始了不过二十年。那个时侯,神实在是大大的作工。那是从英国开始的,更实在的说是在爱尔兰开始的,人称“弟兄运动”。他们是有爵位,也是大有学问的人,但把自己的那些背景放下,彼此相称“弟兄”在一起聚会;他们中间没有牧师,大家同心合一的事奉主。这样的聚会很快地就从爱尔兰、英国一直传遍欧洲,各处地方就开始传开来了。但是很可惜,到了1848年,他们分裂为“公开弟兄会”和“闭关弟兄会”。
倪弟兄的领受
对教会的问题,神怎样带领倪弟兄?当然他阅读了许多有关的书籍,有弟兄会的和各种各样等书籍;所以他一面是接受了从历世历代留传下来神的那个光,但另外一面他也有自己独特的看见。倪弟兄对教会独特的看见在哪里呢?他不是走公开的弟兄会的路,也不是走闭关弟兄会的路,他采取两方面的长处,而除去两方面的短处。因为倪弟兄在主面前所学习的,他觉得我们的交通应该是公开的,我们的心要大;但我们的脚要小,因为这是窄路,我们不能够公开到一个地步,把什么东西都吞进来。我们的交通是先有身体,凡是属于主的人,我们都愿意交通。虽然属主的人有不同的看法,甚至有不同的做法,但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是他们对基督的身位,对于主的工作,对于基本的信仰一致,就可以交通。你如果真正有主的生命,你就是弟兄姊妹;你有其他不同的看法,没有什么关系,不要让这些不同的看法和做法来影响我们的交通。
我们的交通是在“生命”里面,“光”是交通的程度,并不是交通的基础,你能够交通到什么程度,这个与光有关系,但交通的基础是生命;所以,主可以与门徒交通。主如果要按照他的光,是没有办法与门徒交通的,因为门徒都在黑暗里面,主讲什么他们都理解错了,但是主却能与门徒交通;借着交通主慢慢的把他们带到光里来。所以倪弟兄感觉是这样:我们今天的交通要公开;但我们的见证一定要狭窄,不能够到一个地步把真理都放弃了。凡圣经有的,我们都要遵守,圣经里没有的,我们都不要,我们的脚要小。所以,倪弟兄不是闭关的弟兄,因为闭关的弟兄是唯我独尊,除我之外没有别的教会。他也不是公开的弟兄,因为公开的弟兄什么都可以,很宽松,以致在真理上常常走偏。所以,我们在真理上要谨守,在交通上我们要打开。这是倪弟兄对教会的一个独见的地方。盼望我们今天对于教会的问题,也要在这两者之间,因为真理是两方面的,我们当在这两方面的配合里来过教会的生活。
四、问题解答
一、倪弟兄早年在香港时有过青年特别聚会,且有大复兴,那时的弟兄姊妹的年纪多大?
江:这个我不太清楚,因为我当时不在香港,我在菲律宾。照我所知道的,过去我们在上海,倪弟兄也曾训练一些年轻弟兄。因为他看见这个事奉、工作的前途到了非常的时期,我们中间有一些人是不能够再工作了,必须预备一些年轻人,给他们特别的学习,各种的学习,好等我们这些人不能够工作的时候,他们能带着职业继续在各地作主的见证。于是他选了一批有心事奉的青年,后来也把他们从上海带到香港来。所以当时在这些年轻人的复兴,可以说是这样一班年轻人作底子,再加上香港一些其他的年轻人。感谢神!使这些年轻人在灵里面复兴起来。而从年龄上来看,我想他们都是刚刚大学毕业的青年。
二、那次的特会,参加的弟兄姊妹肯定都是很爱主的,所以会后有大复兴。请问今天怎样才能帮助年轻弟兄姊妹爱主呢?
江:一方面说,这不是人所能作的,乃是神的恩典。今天如果有一个青年人对主有心,也愿意摆上,实在是神的怜悯与恩典。但是另一方面,我们所能作的,是鼓励他们,帮助他们,因为年轻弟兄姊妹还有许多功课需要学习。许多年长的弟兄姊妹有属灵的经历,可以把所学习的交通给他们,帮助他们。因为一个属灵的功课,如果自己去摸索,也许要摸索三、五年,但若有一点指导,也许他在一两年里就可以学好了。
因此,我们一面是盼望年轻的弟兄姊妹能够真正在主面前被主得到;另外一方面,如果一个被主抓住的人能够得着年长的弟兄姊妹在旁指导,他就能够减少摸索的年日。但是要知道,属灵的学习是不能够代替的,也是没有办法来代替的。如果今天教会在神的面前肯迫切的祷告,主为着他自己的见证和他的工作,必会兴起年轻的弟兄姊妹来。
三、是否一定要到生命成熟的时候才能事奉主呢?当江弟兄你出来事奉的时候,你生命有多成熟?如果有弟兄姊妹在主面前蒙召,觉得应该放下职业来事奉主,教会应该怎样来接纳他呢?
江:事奉当然与生命有密切的关系,因为今天我们的事奉并不是一个方法;世界上的工作是方法,但是神的工作是生命的流露。所以,如果我们的生命不成熟,不是说我们不能去工作,但我们的工作就受了限制。所以,我们一方面需要有相当程度的生命,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可以一边事奉,一边长进。这并不是说要等到成熟了才能出来事奉,如果等成熟了才出来工作,恐怕你永远不会出来工作。所以这乃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但要记住:工作是根据生命,这个是绝对的,是我们必须知道的。
服事主的经历
关乎我自己的经历。感谢主!我是1930年蒙恩得救的,那时我读高中三年级,年十五岁。当我蒙恩得救的时候,照人看,也是我被召的时候,因为那时候我们都不懂。那时奋兴会最后一堂,讲员都是讲“***”,那个时侯说的***,就是出来作传道;平常人都不必***,要***就是出来作传道。因为我蒙恩得救了,我实在是满心感谢神,我追求主也已有一年之久,所以等到主遇见我,我里面真是感激不尽;因此当那传道人在台上呼召,并且他说你们可以选择往那里传道的时候,我就想要到最远、最难的地方去传道,以显出自己多么爱主。于是我走到台前,在所挂的中国地图上,用手指着蒙古,因为我以为蒙古是最遥远最艰难的地方。这对我来说是真的,我那一年也实在找各种各样关乎蒙古的资料,因为若读大学,会浪费四年时间,我要入读神学院,预备去蒙古传道。我的***是真的,是从心里面出来的。所以在中学一毕业,我们一班热心的同学和老师,就组织布道团到乡下去布道。那时我是在美以美会里面,我们年轻人去奋兴会,都是打前锋的。
但感谢主!主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主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借着我父亲的拦阻而继续升学;他并非不同意我事奉主,只是他要我读完了大学才送我到美国去读神学。感谢主,在我进大学读书的时候,神就安排另外一个环境来训练我。那所大学是基督教的大学,老师都是美国来的宣教士;但他们却是新派,不相信神迹,也不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这样,使我碰到很大冲击,非常痛苦,我一个人没有交通,惟有把自己关在神面前。我住在学校的宿舍里,每天跪在地上祷告、读经,不理会同学的进进出出和讲话。我觉得神是我生命的源头,如果没有这生命源,我就没法生存。
感谢主!就在那个时侯,主遇见了我,我也开始欣赏主给倪弟兄的话。过去曾听过倪弟兄讲道,只因自己太过火热和自视而听不入耳。到了那个时候,我才开始感觉到神给他看见的是生命的东西,实在摸着我里面。感谢主!
到大学三、四年级的时候,神兴起了两位同学来,我们三个人就开始一起祷告,后来碰到另外在医院里的几个姊妹,于是在苏州开始聚会,当时一共有七个人。我们第一次聚集,在一起掰饼,大家流泪,满心感谢主!苏州的聚会就是这样开始了。但是,那时候我们却受很大的逼迫;这个逼迫不是从世界来的,而是从基督教来的------全苏州的基督教联合起来攻击我们。但是感谢神!那个时候,我们与主的亲近实在是亲热,非常的甘甜,这样聚会竟有两年之久。
开始与倪弟兄同工
大学毕业的时候,倪弟兄叫我到上海去与他同工,我里面知道这是应当的,但我的外面却觉得不配。因为我觉得自己对圣经的知识不够,属灵的东西懂得太少,同时苏州的聚会开始,我爱苏州的聚会,不愿意离开那里的弟兄姊妹,所以虽然跑去上海倪弟兄那里,一下子有跑回来了,因为我觉得我实在不配。
感谢神!神在我身上作了一件事。那个时侯,我们聚会里姊妹很多,弟兄很少;有一位读中学的弟兄,我很爱他,很照顾他,他的父母当时不在;他在放假去游泳的时候却遇溺死了,我非常伤心。当我等候他父母来办丧事的时候,我与神摔跤,问神为什么带走这个年轻人,埋怨神。神就对我说:你说你还要等,如果你像这年轻人过去了,你还有机会没有?神就借着这件事叫我的心坚定下来了。感谢主!
我就与我父亲交通,我父亲很爱主,他说,只要我事奉主,他就满足了;于是我就离家往上海倪弟兄那里去了。那时我才二十岁,上海的聚会已经差不多有两百人,弟兄姊妹认识主比我认识的都多,尤其像李渊如姊妹、汪佩真姊妹等都在那里。
我一个人住在福音书房的楼上,并没有人管束。倪弟兄经常生病,我们一个星期只见面一次,主日的讲台,不是他讲就是我讲,因为没有别人了;而倪弟兄从不预先告诉我那个主日要站讲台,到了主日早晨七点钟,若收到一张纸条,上面写“你讲”两个字,就是我讲道;若写着“我来”,就是他讲。所以我实在是吊在那里,提心吊胆,战兢恐惧,而倪弟兄就是这样训练我,整整有一年之久。
感谢神!李渊如姊妹给我很大的帮助,像母亲一样,她见我有什么不对,就给我提点指正,例如有时候她告诉我:你唱诗的灵不对。她实在在各方面给我提点。我喜欢看书,否则不知如何打发时间;我真是时间太多了,没有事情做。工作是有的,但我配不上。除了主日有时候讲讲道,其他弟兄姊妹真正的需要,我不能够供应,也没有经历。我知道的太少,直到今天我还是稀奇,我当时的讲道,自己都觉得不知道在讲什么东西,但像李渊如姊妹、汪佩真姊妹等年长的弟兄姊妹,他们却是那么忍耐的坐在下面听我讲道。
带职事奉与全职事奉
那个时候,我们事奉的教导是:要事奉主就要全时间,不能够带职业,要完全的出来服事主。但是慢慢的,倪弟兄与我们交通,因为看见当时中国的情形,就那个时候传道事奉主凭信心生活在中国是稀有的,同时中国人很轻看传道人,所以我们那个时侯出来是非常的苦,同工之间只有属灵的关系,从来不谈经济生活问题,是每个人自己向神负责的。倪弟兄就与我们交通说,他心里生气,因为弟兄姊妹对服事主的人不负责任。我们同工中有一个弟兄是饿死的;有一个弟兄整天喝水,没有饭吃;所以倪弟兄心里很痛苦,就对我们说:“我们还是带着职业来服事主;服事主还是要服事主,但是我们最好半天工作,半天服事主。”自此我们对全时间事奉的观念就改变了,我们看见保罗的情形,他是完全服事主的,但有时候他也是带着职业的,比方他在哥林多就带着职业,在腓立比就不带职业。换句话说,那一样那一种方式的事奉更叫神的工作能够完成的,就根据哪一样哪一种方式来事奉。
因为严格说来,我们每一个弟兄姊妹都是全时间事奉主的。你如果不是全时间事奉主,那么你是事奉谁?你是事奉玛门,还是事奉神?我们每一个蒙恩得救的人都是事奉主的,我们没有一个人是为自己而活的,我们可以带着职业来服事主,但是我们的正业是服事主。我们的职业是副业,如果一个副业能够帮助我们服事主,我们就带副业,你服事主到一个地步,副业妨碍了服事主,工作太多了,时间不够用,没有办法了,才放下副业。你可以放下,也可以拿起来,就看哪一个方式能够服事主得更好,最能够叫主得荣耀的,你就按哪一个方式事奉。所以,从前对全时间事奉的观念是一个错误的观念。



avatar
Nathanael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493
注册日期 : 09-10-26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江守道老弟兄的交通记录

帖子 由 Nathanael 于 周日 十二月 13, 2009 8:18 pm

http://bbs.kuanye.net/viewthread.php?tid=35020&pid=246940&page=1&extra=
avatar
Nathanael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493
注册日期 : 09-10-26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江守道老弟兄的交通记录

帖子 由 timmy 于 周四 十二月 17, 2009 9:52 am

谢谢 nathanael, 没想到你对 聚会处的弟兄也什关心。
avatar
timmy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2516
注册日期 : 09-07-13

http://www.tudou.com/home/fish-cafe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江守道老弟兄的交通记录

帖子 由 timmy 于 周四 九月 22, 2011 11:11 am

江守道对伟大领袖还是有敬意的。
八十多的人有这种观念,我还是能谅解的。
但二十八的人还那样,我只能叹息。
avatar
timmy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2516
注册日期 : 09-07-13

http://www.tudou.com/home/fish-cafe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江守道老弟兄的交通记录

帖子 由 任大弟兄 于 周三 一月 18, 2012 12:59 pm

我也是聚会处的啊
avatar
任大弟兄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15
注册日期 : 12-01-18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