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对话
登录

找回我的密码

最新主题
» 有关“归正神学”中不合圣经真理之处的辩论(一)
由 sunyangwudi 周五 十二月 08, 2017 8:35 pm

» 无奖圣经问答:matrix
由 林歌 周四 八月 25, 2016 8:44 am

» 远离基督教、做个正常人
由 timmy 周三 六月 22, 2016 1:05 pm

» 与宗教人士对话的短信记录
由 Nathanael 周二 六月 21, 2016 11:04 am

» 一层层包装的玩意
由 schleifer 周一 六月 20, 2016 2:30 pm

» 《基督教.皇帝新衣》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8 pm

» 自称是上帝呼召的传道人会有“无情型人格障碍”吗?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4 pm

» 真正的属灵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3 pm

» 按各种标准来评价人?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1 pm

» 称杀手为弟兄,可以吗?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0 pm

» 没想到世上竟然有好看的中文节目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3:54 pm

» 家庭教会——病得挺重,伤得不轻
由 Nathanael 周二 一月 26, 2016 12:41 pm

» Casual Chat on redemption, repentance, conversion,
由 timmy 周三 十二月 02, 2015 1:11 pm

» 视频:中国教师"扬威"英国:人民就是这样炼成的
由 timmy 周日 九月 06, 2015 1:45 am

» 上帝要基督徒受磨炼?并要基督徒敬拜他?
由 林歌 周三 八月 12, 2015 9:58 pm

» 祈祷的再思
由 talithakoum 周五 七月 17, 2015 3:41 am

» 残害心灵的师道观念
由 黄河边人 周四 七月 02, 2015 10:33 pm

» 一亿美金与一首绝命诗
由 林歌 周二 六月 30, 2015 8:59 pm

» 基督教的核心教义:上帝是耶稣基督的样式
由 timmy 周二 六月 30, 2015 6:39 am

» “三势”终于下手了
由 timmy 周一 六月 15, 2015 12:41 pm


以巴弗:关于“灵恩派”(一)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以巴弗:关于“灵恩派”(一)

帖子 由 Nathanael 于 周二 十一月 10, 2009 1:47 pm




前言:内蒙乌达朱×弟兄(他实际上代表着内蒙乌达等地许多主内长者和同工弟兄姐妹),去年底写来一封长信[见此信后边的附录],交通了有关内蒙和宁夏一带新近所产生的“灵恩派”之事。由于我下面的信不光是给朱弟兄的回信,也是与内蒙一带好多位主内长者和同工、肢体、弟兄姐妹共同交通这个问题写的。不得已,我无法一份一份地用手抄录,只好复印些份,分寄给各位。
主内亲爱的朱×弟兄:尊敬的王××老弟兄:王××姐妹:李××姐妹:王×姐妹:任××姐妹:乔××姐妹:尊敬的刘××长老:王××弟兄:以及其它各位同工们和肢们:
由朱×弟兄在94年12月28日写来比较长5满页的来信(此信,可以说,不单单是朱弟兄一个人所写,也是代表着各位在神家中的长者和同工肢体们所写的),已经在年初及时收到了。看完信以后,十分重视。当即去住在我附近的刘××老弟兄家为此事作了比较详细的交通,也征求了刘弟兄夫妇和全家人对这件事的看法(也就是对所说“灵恩派”异端的看法),当时就决定要好好写一封信给诸位长者和同工肢体们。可是,正此时,先后插进来两件必须先做的事,以致把要回的信,又拖延了几个星期,实在是对不起你们各位。
我十分感谢朱×弟兄,把许多我所看不见也不知道的详细景况,和你们各位对这些事的看法告诉了我,至少是我所该知道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吧。同时也使我意识到:我所已经看到的,也只是一个片面,有许多事我尚未看到,或虽看到听到了,尚不知其究竟。换句话说,我也是会发生错误的,完全不能保证自己所认识的完全正确。这不可能,也做不到。因此,我在这封信中,下面谈谈我对这些事的看法时,(也包括刘××弟兄夫妇的看法在内),并不能作出最后的肯定,或结论之类,只不过是与各位长者,同工肢体们作一次交通罢了。许多事,乍一开始还不容易分辨是“是”、是“非”,是好、是坏,是出于神,出于圣灵的工作,或不出于神,是邪灵的工作。但正如朱弟兄所说:“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不能结好果子。”“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
我对这些事的认识,也可以打开始说起吧。去年春末,王××老弟兄曾来银川,我们有交通,老弟兄大致说:“新近又出了个异端‘灵恩派’,唱灵歌、跳灵舞。”对于“灵恩派”,我立即回忆起40年前,即49和50年代,我在上海时也接触过不少被别的教会称为“灵恩派”的弟兄姐妹和教会,它的正式名称是“使徒信心会”,强调效法使徒时代教会的信心,注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说方言等,(有些“方言”并非方言,只是绕舌头的一些声音)。有了病,他们很少去医院或吃药,着重靠祷告。他们在上海、苏州、和江南的农村里很兴旺,神祝福,城市平民中也不少,我也多次参加过他们的聚会和家庭聚会(讲过一次道)。他们祷告时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众口同声祷告,这是我向来很不习惯的,众口声音很大,但很乱,谁也听不清谁祷告的什么话。但以后我慢慢习惯了,觉得这种祷告方式也有好处,可使众人都心灵释放敞开祷告。他们的聚会不像一般教会的聚会的,安安静静的,有一点死板;他们聚会时很活泼,每个人都有机会作见证或讲道。有一次,他们都跪下祷告,要使圣灵充满,我也一起迫切求主圣灵充满我。有一位主使女,是西国女教士,她还特地走过来,把手重重按晃在我头上祷告,要使圣灵充满我(她曾这么做,使好些人被圣灵充满,说方言等等),我却心里有惧怕感,结果,既没有被圣灵充满,也没有说方言。我的一生中,不但未被圣灵充满过或说过方言,连异象或异梦也未见过或作过,也没有行过一件神迹。但我深知神所赐给各人的恩赐很不一样,功用不一样,所托给每个人的托付和任务也都不一样。我并没有因此少蒙神的恩典,各人不同罢了。
至于说:“灵恩派”是异端吗?我可不敢说“灵恩派”就是异端。内蒙宁夏新出现的“灵恩派”我不知道,毫不了解,但至少我能断定几十年前上海那边的“灵恩派”决不是异端!他们没有一点更改基督的福音[加1:6~9]、他们始终高举着主耶稣的十架效法主的行为抓住救恩不放,他们所信、所讲、所行,完全符合圣经的基本真理,他们中间大多是重生得救,有基督新生命的人,而且有不少一生爱主、敬畏神、跟主走窄路的人;怎么能把这些事和人,说成是异端呢?他们追求圣灵充满,也有人说方言,但没有勉强别人必须说方言。也通知会中活泼一些、“乱”一些,但并没有乱来一气,没有胡作非为;他们生了病,着重靠祷告,但也没有不许进医院、不许看大夫吃药。凭着这些他们与我们所习惯的做法不一样,就能定人家是异端?基督徒的各种做法,都必须是千篇一律的?神给各人的恩赐,肢体之间的功用,也都必须是千篇一律的?神不是这样作了。圣经说:“恩赐原有分别、圣灵却是一位,职事也有分别,主却是一位,功用也有分别,神却是一位。”[林112:4~6]。只要不违背圣经的基本真理和教训,就不能随便定之为“异端”。当时,我没有详细地与王老弟兄说那么多,只简单地说了两三句。但我仍然很感谢王老弟兄告诉我,至少可以引起我对“异端”的警惕性,对所说的“灵恩派”,有加强观察的必要。王老弟兄回乌达后不久,大概是去年夏初吧,有乌的陈××姐妹带来河北和河南的两位年轻姐妹来我处交通,其中段××姐妹长些(30出头),赵姐妹更年轻(不到20)。交通的重心是我着重跟陈姐妹灵里交通,但也初步认识了另两位(我认为:至少他们是重生得救了,且把自己一生献给了主、受主差遣作传道工作。后来知道,这几位都就是王老弟兄所说的“灵恩派”。)交通完后,同去了附近刘××老弟兄家,刘弟兄接待她们住;后来陈姐妹回乌达,段赵两姐妹仍住刘家。由于两姐妹迫切要去宁夏比较荒凉的盐池县一带传福音,又因平罗县的许××老弟兄对宁夏各地教会等情况熟悉一些,就首次领她们两位去了,传了福音,找到几位老信徒(他们多年没有聚会),也有几位未信的归了主。许老弟兄领她们回银川后,从他所描述的情况看,我对她们也起了怀疑。她们所传的固然是主的福音,但年轻姐妹传福音是凭自己的热心呢?还是真的出于神的差遣?正如朱×弟兄信中所说:传福音必须有那5个条件(资格),若是没有,就没法传。我完全赞同朱弟兄,说得十分正确。而这5个条件中,最关键性的一个条件(资格),就是本人清楚是神差遣了自己。没有这1个,即使具备前4个仍然不管用。到底两位年轻姐妹、清楚了神差遣没有?还是单单依靠自己的热心、一股血气之勇?尤其两位是年轻姐妹,光凭这些就到处转?非碰钉子不可。一旦出了事,对姐妹本身,对主的名和主的工作,都危害很大。倒不如预备些钱,劝两位姐妹,先回河北河南家中,等候和清楚主的呼召和差遣,以后再说。于是,我立即与许老弟兄同去刘家见两位小姐妹,着重在亲口询问,亲耳细听,当初她们俩是怎么起此传道心意,怎么受主呼召,如何奉神差遣来刘家交通,我听的十分仔细,许和刘弟兄夫妇也在场细听,由赵、段两姐妹先后述了详细经过。听着听着,我所准备好下面劝勉的话竟说不出来了,因为明明见到是主奇妙的作为在两位小姐妹身上和心中,不是出于小姐妹的血气之勇和热心,而是出于神和圣灵亲自的工作。我的怀疑全打破,更不提她们回家乡的事,满心感谢神自己兴起了那两位小姐妹,从刘家放心地回到自己住处。第二天上午,主又从另一面给我看到主自己的安排和调度。从石嘴山化工厂教会,来了傅××等3位中年姐妹到银川我住处,她们专程前来邀请段赵两年青姐妹去,在属灵上帮助他们全化工厂的家庭教会。主安排和预备的多好啊!立即我领她们去刘家,见到两姐妹(该说,她们是主所用的小使女了)的面,约好当天下午立即动身,5人乘班车同去石嘴山,刘弟兄夫妇家已为她们准备出了丰盛的午餐。我再次一面献上感谢,一面回住处。后来,得知主用着段赵多多帮助了化工厂教会。过些天,银川西门唐槐新村有几位初信不很久的姐妹,因明白要分别为圣,而不愿去“大教会”(指“三自”教会)聚会,自己聚会则感到人又少(只三四人,四五人),又在属灵生命上比较幼嫩,没有人指引,来我处交通时感到很难。恰巧段姐妹她们两位也来我住处,我立即介绍她们彼此认识,两位多天帮助了那个小家庭教会,有时也住她们家。后来,又听说她们去贺兰县几个农村传了福音,使好些原先敬鬼神拜偶像的人家归向了主,又帮助他们清除了偶像和迷信之物(这是一场属灵的争战),撒旦顽抗得很厉害,但主究竟用着这几位姐妹,救了那几家人)。入秋后,她们二位回河南河北家中,并参加了各地回河南的福音使者同工聚会(大都年轻人),以后赵留河南,段与另一年青年姐妹又来宁夏。这期间,我注意和观察这两位小姐妹已经好几个月了,在她们身上看到的,许多都是主自己奇妙的工作(也有神迹奇事随着),没有看到一样是出于魔鬼或邪灵的工作,她们所结出来的全是好果子,没有结出什么坏果子来。我又怕我自己看的还不够全面,是否还有坏果了我尚没有见到呢?我就专抽一个时间去刘老弟兄夫妇家,因刘家长时间接待她们住,供给她们吃,等等,若有坏果子,必能从这些日常生活的细节小事中,可以觉察到。在我们3人的专题交通中,他们两位也都看不出,找不到小姐妹身上有什么坏果子。往往早晨起来有时间,她们就和刘家一起读圣经、谈心得、唱诗、祷告,互相有灵里的劝勉(老弟兄夫妇有几个儿子女儿,孙辈们住在一起)。她们很勤劳、不懒惰,很节俭,不浪费,有事主动帮着干,上一顿或隔夜的剩饭剩菜主动抢着吃,没有一点架子或讨人嫌之处,也没有任何不正当的作风。刘弟兄还举了例子,把她们与他家接待的另一位传道人(男)相比,很明显所表现的就是不一样。还有一件更祌的事情,也与两位姐妹结出的果子密切相关。老弟兄有一个最小的儿子(不足20岁)刘×弟兄,原也已经信主,这次两位“灵恩派”的姐妹来,使他在属灵生命上有了很明显的大转机。渴慕主道的心明显加剧,爱主的心明显增强,对主对圣经的信心大大坚固根深了。我也与他交通好几次,特别是最后1次,他如何蒙主的爱激励,蒙神的话光照,神天天把一句话“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林29:16]放在他心中,不住地催促他,终于,他毅然主动地向他的炊事(厨师)职业学校校长提出他要退学,因另有了“职业”(传福音)。校长见他平时是个好学生,认真努力,就给他留一个后步,他只差半年就毕业,做一日和尚撞一天钟于复学,他又在主指引下毅然断了那个后步,终生跟主、义无反顾,心中充满了从主来的平安喜乐。这许多事,不能不说都是神亲自用“灵恩派”姐妹等等,在年青弟兄心中所作奇妙的工作。是好果子,不是邪灵能结出来的,更不是“异端”所能结出来的。他父母知道后,都没有拦阻他,他母亲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儿啊,你选择的是一条苦路啊!”母亲盼望他把这条路走好,走到底。当然,这只是主不断工作在青年弟兄心中的初步结果,将来还有许多艰难的考验等待着他呢!但若是主自己的工作,就有主亲自负着他们的全部责任;怎么知道主不能引领这些年青“娃娃”到底,使他们得胜以后一个又一个的严峻考验呢?我曾长期祷告主,求神在这邪恶 淫乱的时代中,多多兴起年轻弟兄姐妹们起来。现在主听我祷告,真的兴起小年轻来了,我怎么能反过来把祷告又缩回去,动手拦阻这许多主自己兴起来的小年轻呢?我为他们只有感谢主,我只有把他继续交托给那位为我们信心创始且成终的主手中,我决不能站到主的对立面去,泼他们冷水,或评头品足,指手划脚。主的日子已经逼近,主为要速速成全他的旨意和大计划,一方面也是垂听我们多年的哀求(几十年来中国教会在逼迫苦难中,人员的损失和消耗实在太大,远远满足不了今天时代的需要),因而主使用了一些超出我们习惯和想象的方式方法,圣灵充满也好,说方言也好,唱灵歌也好,手舞足蹈也好,按手也好,行神迹奇事也好,见异象也好,作异梦也好,种种为我们所不习惯,不顺心的方式方法,来兴起一些青、少年,不可以么?非得要照我们想象的“按部就班慢慢来”才行?我不敢这么想。主啊,只要是你亲手作的,怎么做都行、都好。我都阿门。并俯伏在地敬拜,归一切荣耀于神。后来,大概初冬时,又听说他们在内蒙某地,有年轻弟兄通知他们去那里开一个“同工会”。段姐妹她们去了,刘×弟兄也去了,可能宁夏还有些年青初信的弟兄姐妹也去。听说那次“同工会”上,主作了很大的工作。有从河南来的3位主仆婢,一位是姓夏的弟兄,另两位是姐妹。(这些情况,与朱弟兄信中所提到情况,虽观察的角度很不同,但事情还大都能对得处)。主使用了他们,使他们说话有能力,激励了不少去参加聚会的年青弟兄姐妹们,似乎是得了一次大复兴。他们回宁夏以后,我又认识了几位少年青年姐妹,有的20左右,有的十三四岁,她们来自贺兰县农村,即不久前段姐妹他们传福音,任何时候 向主耶稣的那几家,即,初住都不太久。她们高高兴兴地向我述说,主耶稣怎样向她们显现,怎么向她们说话,并要求她们为主传福音。我劝勉这几位少年青年姐妹:今后要多注意,多下功夫在明白圣经真理上,扎根在圣经上,因为主的一切启示,都包括在圣经真理里面,并且是一切是非好坏的唯一标准。拿圣经真理作为根基、当作标准,而不是专门去寻求和倚靠主在异象异梦中显现,如何如何。
我这里平时,常有几十本大圣经(25开的)和小圣经(64开新旧约),是从上海邮购寄来积存的,以便有急需买圣经的人可随时来我住处买到。我也随时将已卖出圣经的钱,立即加上汇费,再汇到上海继续邮购,并可循环不息购进卖出。但最近,即几周前,有刘×弟兄同着乌达的两位初信年轻弟兄(他们都认得你们,住离你们不远,十分熟悉你们诸位,我记不太清,一名李××,一名高×)上我这里来。由于他们来宁夏与刘×一起奉主名传天国的福音,已有好些相信接受的,并十分渴慕看圣经和买圣经。他们一下子就买走许多圣经。(提到李××他们年轻人,你们大概认识的多,他们在乌达时,原先是出了名的坏,**局**所都熟悉他们,进出多次,他们也悔改归了主,并在这次“同工会”里蒙了大恩,现在到处传主福音,“现身说法”,实在主工作的奇妙)。隔不几天,那位十三四岁的小姊妹来了,也是因她不断传福音,救了不少人,急需大量圣经,一开口就要20本大圣经,我把最后剩 下的17本都卖给她们还差些。连我都感到一次次汇款去上海也来不及,(因汇款上海邮购,不可能即刻寄来圣经,总要等1个月甚至2个月以后才能寄到)。光他们这两次,就把我处所存几十本大小圣经全部卖光变空。虽几次汇款已经都又汇去,但1个多多月的近期内,再有人要买的话,我就没货了。从这些侧面小事看,这些青年少年弟兄姐妹,不是假传福音,瞎传福音,而是真传福音,神也用着这些小年轻的作了工,确有不少人悔改归向主,而且渴慕要自己看圣经。这些,都不是靠邪灵,靠肉体血气所能结出来的果子,而只有圣灵自己的工作,才能结出这些果子来。我们不是要与他们分裂、不交往,隔绝、定他们为异端,而应该为他们欢喜,为他们祷告,与他们交往,他们有困难,应帮助他们。神若已经使用了他们,我们就一同把荣耀归给神。我想,我们在这些事上,我们会有相同的心情和态度。这些工作都是神自己作的,主用着他们也好,用着我们也好,我们都心中欢喜快乐,愿神伸出他的大能右手,作更多、更大、更奇妙的工作;那有多好啊,因为剩下主来之前的年日,并不是太多了。
还有,就在收到朱×弟兄来信的前1天,有过去从五原县搬到乌达住的马××(马××)弟兄、段××姐妹,陈××姐妹、陈××弟兄4位,也来银川我住处一起交通。马、陈两弟兄我已多年未见,除外来的段姐妹外,似乎有过一个不太短的时间,他们几位很少起来事奉和工作(我现在回忆,当时他们曾说:“主不动,我们也不动”,但这些,年日一长,都已逐渐淡忘了)。从过1天后朱弟兄的来信中,才知道他们已是“宁蒙差会”的会长,副会长等主要负责人。当时我们交通,说话较多的是段姐妹和马弟兄,从交通中看出他们很同心,也在神面前满有把握,满有力量,他们谈了许多神自己的作为,但也谈到被你们多位长者们和同工们所拒绝,认为是异端,因而不接纳他们,等等。他们主要所领受的托付是传福音。我在与他们交通之中,基本上与他们心灵是通的,并没有发现或肯定他们有什么违背主旨意的地方;但也承认、我对他们的心灵实际,及神如何兴起他们、托付他们、使用他们,这些方面我了解得很少,只能从从今后事情的发展中,逐步地加深认识。
虽然如此,我还不敢说,我所见到的必定正确,很可能有许多多所尚未看到的事,或尚未见到的方面,你们各位却看见了,看得比我清楚的多,那是十分可能的。朱×弟兄信中也提到了一些。其中有些方面,我怀疑,会不会是出于误会呢?或是别人传递信息中的差错呢?会不会是从我们原有的成见出发,所作的推想呢?还是真实有其事?下面我就信中所提的几个方面,略谈些自己的看法,只作为诸位的一个参考:(1)弟兄提到“灵恩派”的人是太7:15所说的“披着羊皮的狼”,我尚看不出灵恩派的人与披羊皮的狼有何共同之点,如果灵恩派的人结了许多好果子,领了人归主,高举了十架,使人更爱主,更***自己的一切,……这都不是狼或坏树所能结的果子。(2)《宁蒙差会》,主要不是有没有这个组织或这个名称,而是在于这个工作的发起、发展,是否出于神,其成员是否为神的仆婢?是否是按主的心意去作?如不是,则什么价值也没有、骗人。如是,则什么名称、什么组织、就都是为神所使用的。(3)各地教会的长者老人,没有人有权废弃,他们应得的赏赐,谁也夺不走。只是有可能在长者中,有人对某件事因了解不够,而暂时接受不下去;也许对事情了解深一些,态度也就会缓和些,或赞同的。照样,教会的长者、同工、肢体之间,也可能因一时看法不同而产生分歧,但许多非原则性的分歧,仍然可以,也应该在相爱、宽容、交通、互谅中消除掉的。我没有听说灵恩派内部有什么“废弃长老”的说法,更谈不上“开除”长老。只是凡从神所差来的仆人,也有可能被长者所拒绝,主耶稣曾被神子民的祭司长和长老们所弃绝过,就是一个例子。这也是我们任何一位教会长者所该警惕、引以为戒的;因为长者是常为全群的灵魂儆醒的,要善于跟上神的心意,区别好歹。(4)我细问刘弟兄,在他们内部、从来没有“大仆人”的称呼;不过是河南来的3个主的仆婢(1弟兄2姐妹)就是了,但确有主的能力在他们身上。看到信中乔××姐妹对他们3人在河南时如何做工作,如何搞分裂教会等具体情况比较熟悉,能否请乔姐妹有空来信介绍一下这3人在河南工作的详细情况,好吗?谢谢乔姐妹。(5)按手并不违背圣经,也不是所有的按手都出于神,有不出于神的按手。但出于神的按手,必有圣灵的能力和果效随着。(6)“投资入股”,关键也不在乎这4个表面。而是在乎此事的实质。若圣徒被主的爱所激励,***钱财为主福音的事工使用,这钱是不会白投的,将来在基督台前,主必给他更大的赏赐;***自己一生身心的,则更是为主所悦纳和重视。无论是***钱财为福音事工,,或是***身心为主传福音,只要是出于主的大爱,出于圣灵的感动,也出于本人自己的甘心乐意,而且确都为主所用,为福音事工所用,那么,都不能称为“欺骗”,不能称为“骗钱”或“骗人”或“受骗上当”,都不能。相反,这在神眼中看为甚是宝贵,且在主心中深蒙悦纳。那些经管福音工作的财物,在福音事工上服事主的人,首先自己要分别为圣,忠心事奉。钱是神的,物是神的,人更是神的,不是管家的;神和基督才是主人,而自己只是仆人。仆人无权按自己的意思去作,只能按主人的意思去作。谁认不清这个关系,不能兢兢业业始终按主人(神和基督)的意思去作, 就没有资格事奉主。“仆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却不预备,又不顺主人的意思行,那仆人必受责打;唯有那不知道的,作了当受责打的事,必少受责打;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路12:47~48]。(7)在朱弟兄信中,有两件事,我认为是非常严肃的事。一个是贪财(万恶之根),另一个是淫乱污秽(不管用什么“属灵配偶”美名,也是淫乱)。正因为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所以,假如不是事实,而是有人故意编造谣言,为要打击中伤别人,这是非常恶劣的。或虽非编造虚谎,却出于狐疑鬼猜,配以某些不可靠的现象,拿来作为根据,更不用说这些“根据”中、主要是出于误会和成见,作一些不负责任的推测和分析,得出一些似是而非的“定论”了;这也是非常不慎重的,轻浮的,容易出重大差错的,有时也很恶劣的,也会变成恶意中伤,变成冤枉好人。我们基督徒在这些事上更需非常郑重,切忌人云也云,切忌随伙毁谤,否则,我们怎样论断人,也必怎样被人论断,没有一个人逃得掉神的审判。然而,假如的确是事实,则犯罪者即使暗中得逞,即使没有别人看到或发觉到,即使能隐瞒严密,甚至相当一个时期没有人知道,一般人都仍然把你当正人君子看待,却丝毫瞒不过神,在父神眼中一清二楚。主也早就指明了:“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太10:26]。没有人能瞒住,因为神要把它暴露出来,显扬出来。神是伸冤的神,从不冤枉一个人。这样的人,即使神曾使用过他,神也无法继续使用他。在彼22:全章中,都是对这等人的描述。任何一个作神仆婢的,都需要时刻警惕着,不要沾上这两件事一点点,不致从这两个方面滑下去,因而毁掉了自己。(8)对于朱弟兄最后一段所说的,我很赞同。“击鼓跳舞赞美神”并没有错,若出于圣灵的感动,完全可以那样作;这却不是绝对的,我们不要光追求外面的热闹。“赞美神”,称颂主的名,才是绝对的,用心灵诚实敬拜父神,才蒙主的悦纳。
神差遣使者作他的工作,却不一定按我们所喜欢,所习惯的方式;这一点,我们也得有属神的智慧和敏感。决不能因神所用的方式不合我们口味,我们看不惯,就断定这不出乎神,出乎邪灵,那样,我们会搞错的。主耶稣叹息当代的犹太人。主所叹息、主要不指不懂圣经的老百姓,倒拽着懂圣经的祭司长、长老、文士、法利赛人他们。当时代,神差了两个极重要的仆人,使者,一个是施洗约翰,一个是基督(即弥赛亚)本身。这两个,他们犹太人都看不入眼。主耶稣叹息说:“约翰来了,不吃(饼、肉等等),不喝(酒),人就说他是被鬼附着的(因此,不信他,也不接受他的见证)。”神使者约翰的作工方式,的确与众不同,有点特殊,有点异样,但怎么能因着他“不吃,不喝”,就可以得出“被鬼(邪灵)附着”这个结论呢?为什么单看外表呢?不看看约翰的讲道和指责有多大的圣灵能力,被圣灵充满,叫罪人谦卑扎心,痛悔回头,这些重要的果子一点不看,却专着眼于外表作风,就肯定他是异端邪灵,不接受,这样作对吗?主又叹息说:“人子来了,也吃,也喝,人又说他(主)是贪食好酒的人,是税吏和罪人的朋友。”[太11:16~19]。又是着眼于表面作风,以“也吃也喝”为根据,得出“贪食好酒”,与下流人为友的评价;同样不信,不接受。看果子,决不能单看表面现象、单看叶子,要细看主真正结出来的果子;即圣灵的能力,天国的奥秘,病人得医治、罪人悔改得拯救、生命之光的照亮,等等,那才是真正的果子。
我们一时看不清楚,或是看错了,那不要紧,也不奇怪。可能抓住一点两点不放,总要从全面加以观察,从主要方面去入手分析。不管神用“不吃不喝”的方式,还是“也吃也喝”的方式,都能看得出,这是神的智慧,从而是以神的智慧为是。若是异端,则必须看出它“异”在哪里?在哪一点上它混乱了主的真道?哪一点上它混乱了福音真理?哪一点上它违背了圣经上神的话?没有违背,没有更改,那就不是“异端”,也不是邪灵。但更要注意和防备的是,明明是神的大能,明明是圣灵工作,我们却轻蔑地讥讽之为“靠鬼王赶的鬼,凭邪灵作的”,如同当年法利赛人曾经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那样。那个说法作法,决不是开开玩笑就算了——把圣灵的工作胡说是鬼的工作,邪灵的工作,那正是“亵渎圣灵”的罪啊!神饶不了;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每个人,不管谁,包括长者在内,都要为自己的罪担起永远的罪刑。一时看不清不要紧,可以仔细再多看一看;暂时没把握不碍事,可以多寻求,多察验,多思考,多与圣经作对照;却千万不可轻易下结论——邪灵、邪灵、随便作判断——异端,异端!在这里,刘××弟兄也嘱我转告各位长者和同工弟兄姐妹们:在这类异端与否,邪灵与否的重大事情上,不要轻易作出过早的结论,下出过急的判断,发出过热感情。宁可慢一慢、等一等,至少效法一下迦玛列的明智态度。当年大祭司和全公会(“公会”,相当于今天的议会,是最高权力机关)把彼得约翰抓起来,不准他们奉主名传复活之道;彼得约翰却反而理直气壮,指明那定罪和杀害神儿子的,正是大祭司全公会这帮人,神却叫主复活、将主高举,正该为此到处作主复活的见证才是。全公会一听,个个恼怒(他们肯定地把主耶稣当作异端邪道),正要想杀使徒时,公会中却站起一位大家所敬重的著名法利赛人教法师迦玛列,他冷静而明智地劝公会众议员暂时不要管此事,任凭他们吧:“若彼得他们不是出于神,那就长不了,他们自身就会自然倾败四散;若是出于神,则你们(公会)就无法败坏他们,恐怕你们倒是在攻击神了。”[参见徒5:17~40]。刘弟兄和我,在此也诚恳地奉劝各位长者和同工弟兄姐妹们,在“灵恩派”到底是不是异端,属不属邪灵,这件比较重大的事情上,请暂时不要过早下出结论,不要过急作出判断,不要过火动起感情。宁可在神面前多寻求、多思考一下,用主的话多对照一下,至少,各位能采取像迦玛列一样的明智态度,以免万一弄错了,倒变成不知不觉地站到父神和基督的对立面去了,那是我们谁都不敢这么做的。
最后,我们再怀着沉重的心情说几句(盼望这些话是多余的才好)。听说,长者和同工肢体们之中,有人有下面这种想法、打算、或做法,不知是否确有?由于已经认定了“灵恩派”是“异端”,是“邪灵”;所以,为了打算取缔“异端”,消灭“邪灵”,竟有人站到与神为敌,与基督为敌的世人掌权者一边去了,狼狈为奸,要把“灵恩派”的人和事,暗中向**或党政部门作举报,实际上,自己作了“出卖者”犹大。神若不许,时候未到,则犹大想出卖,掌权者想下手,也卖不成,下不了手。被害者将安安稳稳在主手中,坚固如磐石,谁也损坏不掉他的一根头发。神若许了,时候到了,则更是被害者的大福气,神要以此成全他的大计划,敌神者无法扭转,受害者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死掉的只是一粒麦子,结出来的却是许多子粒。上面两种情况中,不管哪一种,那个自发地充当犹大的(出卖弟兄就是出卖主)人,却必自食其果。主说:“人子必然要照所预定的去世(主的忠心仆婢也如此),但卖人子的(出卖弟兄、出卖主仆婢的,也同样),有祸了,那人不生在世上(对他来说)倒好。”犹大不可能不生在世上,当年有,今天仍然不乏其人。他不但要出卖,而且要处心地出卖成功了。他(她)这么出卖且出卖成功,显示了他原本就是稗子,是恶者之子,虽然长期混在麦子(天国之子)里,被别的门徒长期当麦子看,却不是麦子,而是灭亡之子,是魔鬼。[约17:12、6:70]。这种罪是“至于死”的罪,连为他代祷都没有必要[见约15:16],即使他痛悔了,把30块银子全部扔在圣殿里不要了,也没有用;即使他诚实地认了罪,说:“我卖了无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仍然没有用,丝毫也减轻不了他该受的审判和追讨。因为这是“至于死”的罪。他出去吊死,他仆倒在地,他肚腹迸裂,他肠子流出,那只不过是他受永远咒诅的见证和记号而已,还远远不是他全部的审判和刑罚。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来10:31]。谁要走犹大的道路,就让他自觉自愿地走吧。用不到揪出他来示众,用不到劝他,用不到拦他,连主耶稣早就明知道,也从未揪出过他,从未拦阻过他,且醮了一块饼在醋里,递给他,对他说:“你所要作的,快作吧。”[约13:26~30]。
……      主内弟兄    以巴弗   1995年1月21~25日
信后附录
[朱弟兄来信的主要部分]
……
×伯:这次去信将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想和您交通一下。现在整个内蒙地区教会,也包括宁夏一部分地区教会被一种异端(灵恩派)攻击着。它的有毒之风,使很多爱主的肢体中了它的毒。正如太24:24说:“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着能行,连选民也就[被]迷惑了。我从您给王海平弟兄王红兰姐妹的来信中看到,这件事,您已经知道了。王海平弟兄和王红兰姐妹他们就不给您回信了。他们把他们自己的看法对我讲了,也是我写这信时需要写的。从您的来信中谈到说,我们不要注重外表。但是我现在向你所谈的,是关于他们几个最危害教会的方面,也就是,不是他们的外表,而是他们的果子,行为,脚踪方面。正如太7:15“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按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他们这个组织,叫《宁夏内蒙差遣会》,简称《宁蒙差会》,会长:马远利,副会长陈建国、陈晓红等人,他们的任务,是把教会(包括内蒙地区宁夏地区)中的一些长者老人们都废弃了。按他们自己的话说,神不用这些老人了和长者了。由他们这几人,包括会长、副会长, 直接管理各个地区教会,把教会都拉到他们的管理之中。×伯,您看他们这样做,能合乎圣经真理和神的心意吗?我们看圣经,彼14:7~10”万物的结局近了,所以你们要谨慎自守,儆醒祷告。最要紧的是彼此切实相爱,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你们要互相款待、不发怨言,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我们看他们一切所做行、能符合圣经吗?搞分裂教会的工作。为主作工,为主吃苦多少年的老人们,他们要开除废弃不用了。我想,这样的果子结出来了,它的树也绝对不是好树,他们所做的与圣经对比,就是做魔鬼的工作。这次灵恩派来到宁夏内蒙地区,是1个多月前,马远利他们几人,接待从河南过来3个所谓“大仆人”开始的,这些“大仆人”一来到内蒙,就开始作工,把他们3人定为会长副会长后,开始在内蒙等地区把教会搞分裂了。(这些“大仆人”,乔春玲姐妹认识他们这些灵恩派的人,曾在河南一带搞过教会分裂的工作)。凡他们去过的地区,一去过,教会马上就分裂了。原因是,他们主要讲的一些东西,有许多爱主的肢体们都去接受了,有的也把他们这种污秽的灵接受进来,有的叫他们按手,不管什么人只要一经他们手按在头上,说话就不是以前的声音了,完全变了一个人。他们所讲的,其中一方面就是传福音,你如果愿意接受,或加入他们这个组织,他们就可以带着你去传福音。你觉得没有恩赐,他们就给你按手,然后就去传福音到外面各个地区。这就是按他们自己尽的,叫“投资入股”。有钱投钱,没钱投人(入股)。他们来乌达时,领了一群13~16、17岁的少年青年,也可以说是刚入股的人。这些少年青年,有的是在校学生,根本对圣经真理不明白,对认识不够,对福音怎么传都不知道。最主要的,他们有的没有重生新生命,这样就能出来传福音?实际上他们都是一些受骗者,被灵恩派的人一激动,甚至一按手在他们头上就跟着瞎跑了。上学的也不上学了,大一点岁数的青年不上班了。有一些肢体家里贫困,他们就给点钱,为这个目的也就入股传福音了。许多在校学生,他们的父母硬拉回家的也有。他们灵恩派这些人把一些好好家庭破坏了,也把教会神的家分裂了,实在使主耶稣的名受羞辱,使人得不到益处。一个真正为主传福音的人,必须(1)有主的生命。(2)必须要***于主。(3)必须要清楚神的呼召。(4)要经过破碎,造就,十字架的对待地。(5)必须要受神的差遣打发。如果没有这几方面,就不能到外地传福音。×伯:有关这几方面的真理、请您来信也要谈一谈。
灵恩派危害的第二方面是“投资入股”的要钱方面。他们说,我们是***传福音了,投人了,你们没投人,投钱也行。出钱入股,这全是变相跟信徒要钱。他们光1个多月,在内蒙各个地区收入近万元,这真是应验彼22:1~3说的话:“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灭亡。将来有许多人随从他们邪淫的行为,便叫真道因他们的缘故被毁谤。他们因有贪心,要用捏造的言语在你们身上取利……”。而且,他们还在信徒聚会时,把“投资入股”4个字贴在墙上,叫信徒都能入股(这里所说的聚会,是一个已经被他们夺去的聚会点)。也有许多上当的信徒又上当了。从以上看到他们的脚踪全部是违背神的。
灵恩派危害的第三方面,是有关他们小问题中的一些主要问题是:聚会求圣灵充满,会一个劲儿的求圣灵充满,哭的哭,喊的喊。到最后说,有充满的没有?如果没有充满的,就按手充满。有的信徒求不上就灰心了,一按手,正好中了诡计。按手的他里面是什么灵,一按手就进入被按手的人里面了。为什么他们这样做呢?他们也有圣经根据,在徒8:9~17,19:1~7。我读了这两处圣经;我想,现在和使徒那个时代不一样。从圣经上看那些人,从来没有听说过耶稣的洗。只听说过约翰的洗,所以保罗要按手,叫他们受圣灵。从圣经对此看到灵恩派按手的错误,我想,求圣灵充满,不是硬求,也不是靠着按手。圣经两处也只说,使徒给他们按手受圣灵,而不是圣灵充满。从使徒行传上面看到使徒一次一次被圣灵充满,是前面遇到了很艰难的事,或是坐监,所以圣灵就充满他们,叫他们有力量,超过本身的力量,来胜过面临的事情。还有徒7:54~60司提反被圣灵充满的经历,大有能力、为主作见证,为主殉道,这真是一个好见证。×伯:我想,如果一个人完全能活在圣灵里面,在生活中,工作中,家庭中,能把圣灵的9样善果结出来(加5:22),那么他就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人了。灵恩派所谓被圣灵充满是什么样子呢?起来后仍然犯罪,不注重行为方面,说谎话,作假见证,在生活行为方面甚至不如一个外邦人,借我不还账,行淫乱,把淫乱不当作犯罪,说什么是“属灵的配偶”。这样一个犯罪的人还自己称是一个神的仆人,这样的事,有我亲耳听的,有另外同工肢体亲自见的。行这样事的人还自称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人,我想,他是叫邪灵魔鬼充满了。
×伯:我想就交通到这里吧,请您在神面前多多为这些事祷告,求神给你指明道路,不要轻易相信灵恩派的每一个人。×伯:请你看完信后,通过祷告,把你的想法和看法,给我写一封回信。我写的这些有关对灵恩派的看法,也是内蒙许多同工肢体们想要说的话,包括:李玉芳姐妹,任素萍姐妹,乔春玲姐妹,王炳智弟兄,王海平弟兄,王红兰姐妹等许多同工肢体。现在五原县家庭教会和乌达地区的教会等,已把这几个人停止他们讲道,领会。这些人是马远利、陈建国、陈晓红、刘增和、高福音,等等。目的是防止他们这有毒的面酵散发出去。这也是暂时的,看他们将来能不能悔改。
最后再补充一点:就是他们这些人把诗篇150篇中提到的“击鼓跳舞、用角声、弹琴, 等当作绝对的事来遵行,当作道理来要求人。因为这只是一些相对化的问题,而不是绝对化的问题。从150篇看到,神提到的最多的是什么?最多最主要的问题是赞美他。也就是说,当用各种智慧赞美他(请参看西3:16),而没有绝对要求信徒必须用角声、弹琴、跳舞、钹等乐器,而主要是赞美神。在来13:15,”我们靠着耶稣常常以颂赞为祭献给神,这就是那承认主名之人嘴唇的果子。“诗146:1~2”你们要赞美耶和华。我的心哪,你要赞美耶和华,我一生要赞美耶和华。我还活的时候要歌颂我的神。“还有诗148:1、149:1等圣经上都看到叫我们绝对的应当赞美神。用心灵诚实敬拜神(约4:23)。神需要安静敬畏他,不是在聚会中混混乱乱,拍手、跳。这个问题看上去像一个外表小问题,实际上已 成为错误的大问题。遵行神话没有遵行,而是光追求外表热闹,在生活中没有主的一点见证,这实在不是一个赞美神的人。
……      主内弱肢 朱平   1994年12月28日
后语:以上两封信,两个方面对“灵恩派”的主内交通,都是初步的。深知由于自己对今天“灵恩派”所见所知的局限性,和本人对教会工作方面的幼稚性,很可能我在看法上有比较大的错误。与各位神仆、长者、同工、肢体们作此交通,目的也是寻求进一步既符合实际情况,又符合圣经真理,符合父神心意的正确看法。望请赐教和指正。  
以巴弗1995年2月2日


avatar
Nathanael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493
注册日期 : 09-10-26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