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对话
登录

找回我的密码

最新主题
» 无奖圣经问答:matrix
由 林歌 周四 八月 25, 2016 8:44 am

» 远离基督教、做个正常人
由 timmy 周三 六月 22, 2016 1:05 pm

» 与宗教人士对话的短信记录
由 Nathanael 周二 六月 21, 2016 11:04 am

» 一层层包装的玩意
由 schleifer 周一 六月 20, 2016 2:30 pm

» 《基督教.皇帝新衣》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8 pm

» 自称是上帝呼召的传道人会有“无情型人格障碍”吗?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4 pm

» 真正的属灵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3 pm

» 按各种标准来评价人?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1 pm

» 称杀手为弟兄,可以吗?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4:00 pm

» 没想到世上竟然有好看的中文节目
由 timmy 周日 六月 19, 2016 3:54 pm

» 家庭教会——病得挺重,伤得不轻
由 Nathanael 周二 一月 26, 2016 12:41 pm

» Casual Chat on redemption, repentance, conversion,
由 timmy 周三 十二月 02, 2015 1:11 pm

» 视频:中国教师"扬威"英国:人民就是这样炼成的
由 timmy 周日 九月 06, 2015 1:45 am

» 上帝要基督徒受磨炼?并要基督徒敬拜他?
由 林歌 周三 八月 12, 2015 9:58 pm

» 祈祷的再思
由 talithakoum 周五 七月 17, 2015 3:41 am

» 残害心灵的师道观念
由 黄河边人 周四 七月 02, 2015 10:33 pm

» 一亿美金与一首绝命诗
由 林歌 周二 六月 30, 2015 8:59 pm

» 基督教的核心教义:上帝是耶稣基督的样式
由 timmy 周二 六月 30, 2015 6:39 am

» “三势”终于下手了
由 timmy 周一 六月 15, 2015 12:41 pm

» 闲话:礼教复辟,文明倒退
由 林歌 周三 六月 03, 2015 6:31 pm


理解罗马书:访谈康宝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理解罗马书:访谈康宝

帖子 由 timmy 于 周一 七月 18, 2011 8:37 pm

理解罗马书:访谈康宝
康宝Douglas A. Campbell是新进的顶尖新约学者,Duke Divinity School的新约助理教授,著有《The Deliverance of God》、《Quest for Paul’s Gospel》。
访谈主持:麦高.法瑟 Michael Feazell
翻译:鱼咖啡 2011-7-19 http://fishcafe.3322.org
罗马书查经彩图见: http://fishcafe.3322.org/down/romans.html

主持: 谢谢光临。你对《罗马书》作了大量的研究,写了这本超厚的书。

康宝: 是的,很抱歉。

主持: 真让人眼前一亮。你对《罗马书》作了大量的研究。请谈谈《罗马书》5-8章里所讲的福音。

康宝: 我认为《罗马书》5-8章是保罗的重点所在。其中告诉我们上帝的样式。因为,他在其中谈论了两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共有两个大的问题。

我认为他受到某些人的挑战,他们威胁到保罗所照料的教会了;他们用了“将来审判”的情景来威吓那些教会;要让那些教会失去安全感。

另一个大问题是,某些人在控告保罗是“自由主义者”。“保罗,根据你的福音,人们怎会行为得当呢?看来他们要失控了,要放荡了;因为这些外邦人不懂得犹太人的规矩。”

故此,保罗强烈的抵挡了这两种挑战。而他回应这些挑战的基础正是基督论(对基督的认识)。于是保罗说,我们感到安全、不怕将来审判的原因,是因为上帝不吝啬祂的儿子,为我们舍弃了,这样的上帝是可信靠的,祂会领我们经得起任何的审判过程。若有那样的审判,祂会站在我们这边,祂不会在对立的那边。当我们迎面将来时,这是我们的确据。

第二,这位不吝啬自己儿子的上帝,让儿子为我们而死,这位上帝也已经转化我们了,让我们行为得当了。祂寻见了我们,祂进入了我们的处境,祂除掉了拦阻我们的(译注:罪),祂使我们复活成新的样式了。祂把我们连接到这新的样式,不单是藉着圣子,也是透过圣灵的。这样才产生了真正的恰当行为,这是蒙上帝确认的。《罗马书》5-8正是保罗福音的核心。

主持: 这与我们多数人对福音的看法是相反的。

康宝: <笑> 你吓到我了!

主持: 换句话说,我们学到的福音是:要让人知道将会有个大审判,让人惧怕那审判,好让他们回应福音。因人们惧怕审判,要躲过审判,就要信靠某某人来解救他们了。之后,人们要保持他们免审判的地位,于是尝试在行为上守规矩。而你从《罗马书》5-8章看到的正是相反的。

康宝: 人们对保罗误解得很严重。若保罗在5-8章所说的是对的,那你刚才说的普遍说法,就有不妥之处了。要是保罗的陈述是那么乱七八糟:在周一周三周五他是那位讲基督论的好人,而周二周四周六他又变成了另一个人了,而周日他压根就放假了。但当你通读《罗马书》5-8章,你必须通读这一段,因在这里保罗从基督论谈起——他谈论了上帝和基督,这都是扎实的材料。当你通读《罗马书》5-8章,你会看到和你刚才说的观念完全不同的;而刚才那观念是常常被强加于《罗马书》1-4章的。

主持: 当人们向我们列出经文说:“当我们还做罪人时,基督为众人死了”。

康宝: 是的,罗马书5章里。

主持: 当人们向我们列出经文说:基督作了如此如此多,你们该看到什么结果,等等。而审判被描述为可怕的,像末期考试一般;要是通不过就麻烦了。而经文是说“审判”是件好事情;是人们期盼的。

康宝: 审判已经结束了,我认为,就在十架上。保罗说基督取了人的样式:罪的本质,保罗称之为肉体——希腊文的sarx。祂把罪解除了,除掉了,处死了;那就是审判。上帝的判决是:这情况不可继续了,它必须停止。而对审判的敌意,其实是在我们心里的。

而当我们谈到将来的审判,我认为将会有我们问责的时候。而保罗非常确定我们最终会站立在耶稣面前,并交代自己的事情。我觉得可能出现丢脸的场合,或出现尴尬。但我不认为那是敌意的审判,不是上帝说:“好吧,你努力了,你作基督徒了,你负责任了;但……”并非那种衡量善行和过错的时刻。

你也躲不掉《罗马书》8章的论点,我认为那是保罗最最精彩的一章。你不可能面对着第8章,而仍可以另有想法。这位为我们舍弃儿子、给我们赐下圣灵的上帝,祂是从始至终都站我们一边的。我们真的不用惧怕,应当在喜乐的确据中生活。

你所顾虑的那部分,是关于《罗马书》第2章的。难处是,若基于《罗马书》5-8章,该如何理解第2章呢?而我们却在讲同一个福音。这是争议的来源,也是我书中处理的问题。

主持: 那么《罗马书》1-3章,和5-8章有什么疑似的冲突呢?

康宝: 《罗马书》1-3章的普遍共识,我称之为普遍的解读,或传统的解读,是多数解经书的说法。这些解经书假设保罗一开始就陈述自己的观点,认为保罗从一个“提问”开始陈述他的福音,然后得出了解答。人们在辩思神学的精力,都用来研究那“提问”到底是什么了。

你若认为“传福音的方式”应该是这样的,你会同意他们那样解读《罗马书》1-3章。因为这两个处境很凑巧。说这个人到处传福音,一开始就陈述他的观点。说这个人到处传福音,他把上帝看为苛刻的惩罚者——计较条件的救赎观。你会同意它,因这样的情景很配合。

主持: 你是指这几章的语调,传达了对审判的恐惧,是惩罚性的。

康宝: 是的。说将会有惩罚性的审判之日。有一种观念系统,说你该惧怕将来的评核,让你活在一种没有安全感的状况。那是在《罗马书》1-3章里。

而问题是,当我们把那些话看成是保罗的观点,是否正确的理解了这段辩论的经文呢?我认为,当你清晰的理解了《罗马书》5-8章,然后来念《罗马书》1-4章,经文中有很多提示,指明那些并非保罗的观点。设定这样一个难题,并从那里催逼别人回答的人,并非保罗。保罗是在回应那样说话的人。所以保罗正好是相反的,与人们一直对保罗的解读是相反的。

主持: 换句话说,1-3章是保罗在陈述他要在5-8章推翻的论点。

康宝: 正是!保罗是在模拟一位辩论对手,但他用了苏格拉底派的方式来模拟对手——那是古代常用的方法。他陈述了对方的一些假设,并使它们显得互相矛盾;展示对方的福音是不成立的。

主持: 这就像《苏格拉底的对话录》。

康宝: 是的!所以在《罗马书》1-3章,保罗是在揭露那些宗教主义者的论点。这听来好得难以置信。

当我告诉人们说:我们误解保罗的意思了,其实不是那么负面的。人们会问:“你怎能确定呢?”实际上这样的解读让经文更合理了。因为我们一直对经文一些地方是很有疑问的,但我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前的处理方法——就像学者们所说的——我们消极冷落那些经文,跳过它们,当它们不存在。

主持: 让我们来看看这些经文吧。

康宝: 这些经文有一大堆,但让我举两个例子吧。

第一个难处是,当保罗启动他的辩词时——《罗马书》1:18-32——那是很僵硬的、处处逼人的、苦涩的文字。若你念希腊文,那种语调并不像是保罗的。这就像在一本恐怖小说中,突然出现一段第三者的声音;你会发现有点奇怪,有人在用别人的声音说话,处处逼人的语调。

然后在第二章,我们终于目到这位如此说话的人了;他是什么人呢?传统的说法是:这是一位犹太人;不是一般的犹太人,是真犹太人;所以保罗是在评击犹太教。“要作基督徒,就先要学会作犹太教徒,就是靠行为称义;可是我们失败了,于是转投基督教了。”

但我们把这些当成保罗对犹太人的描述,看来又好像不太对。好像保罗在指控犹太教徒——从17节开始——指控他们抢劫庙中之物、奸淫、偷窃、伪善。你认识哪位犹太人会抢劫银行呢?会乱搞男女关系呢?这是很敌意的跨大吧。绝大多数犹太人并不会那样作的。那么保罗所对针对的人,看来不是一般的犹太人了,是另有其人了。

让我告诉你,保罗写《罗马书》时,犹太人有些不悦,因20年前(译注:或8年前)罗马帝国把犹太人赶出了罗马城。想象一下,政府若下一道命令,说所有基督徒必须离开洛杉矶,那会引起很大反响的。公元49年所有犹太人被赶出了罗马城,因为有三位犹太人诱惑了一位贵族女士,把她捐给耶路撒冷圣殿的钱骗走了。那么他们是偷窃的、抢劫圣殿之物的、奸淫的犹太人。我认为这事情解释了经文那些描述了。保罗并非针对每位犹太人,而是针对那些到我们中间,假装犹太教师的人。好吗。这符合了保罗所模拟的辩论,他是在抵挡某系人。

然后当我们再念下去一点,又看到保罗和他的对手有些对话了。
先是对手说:“我相信惩罚、我相信审判。”
然后另一位回答说:“我相信上帝的信实、慈爱、和恩惠。”
对手又说:“不,你若犯罪,审判的日子上帝不会救你的,惩罚是罪有应得的。”
另一位又回答说:“若我们有罪,而上帝还拯救我们,才显得祂是慈爱的神。”
这样的对答又来回了多次。

一般的解读,说是保罗坚持“审判”的论点,和惩罚。那么保罗怎会在9-11章又改变立场说:“上帝爱以色列,即使以色列悖逆,上帝还会拯救以色列,不会对以色列失信。”保罗怎会在第3章和第11章说相反的论点呢?我的解读是,是那位对手在坚持审判和惩罚。而保罗是在说:想想上帝的信实、慈爱、等等。好吗。

那么,这些提示让我们理解经文,知道保罗是在评击一位宗教主义者,计较条件的conditional,坚持合约条款主义的contractual。这里总结了太多东西了,你还是买这本书回去看吧,那就知道了。<双方笑>

主持: 这本书非常的长。

康宝: 是有点长,很抱歉。

主持: <笑> 你肯定觉得,这书的论述必须是一气呵成的了,不能分为两册或三册吧。否则不能包含所有的东西了。

康宝: 我也想过拆成两册。但当我们阅读保罗时——虽我们不自觉——我们常常把自己学到的观念塞进经文里,这些观念把经文重新构建了——即使我们不自觉。我们从小被灌输说:保罗教导某种的福音。我们常常学到的——我是指错误的那种——是反映了我们自身的文化,甚至反映自身的政治环境的。而这种对保罗的蒙混解读,与美国式文化、美国政治、西方政治是互相反照的。

主持: 你会怎样描述这种蒙混的解读呢,会怎样总结它呢?

康宝: 它总是把上帝的慈爱局限给某一群人,他们作了某些事情,让他们得到了上帝的慈爱。而圈外的所有人,都要面对惩罚。一小撮人得到了盟约的特权,因他们作了某些事,于是他们就无碍了。其他人却要检点自己,一旦他们堕落,那社会文化的看法是他们要受某种惩戒。我们推行了那样的政治,推动了那样的文化;我们学到了那样的保罗。

这本书如此长,一个原因是要告诉人这是我们的思维;但那不一定是上帝对人的心意——透过基督。从基督来的是截然不同的,祂的上帝是不愿遗弃一人的,祂的上帝是要包容多人的。上帝先是要寻找所有人的,那是截然相反的,每个人都被包括了;但有人会拒绝,会退却。那么,很长的篇幅是要给人解开成见,让他们对上帝有健康的认识。那么当我们来阅读保罗,就看到保罗也是那么健康,就能与保罗同步了。

主持: 那么,别人是否接受你的说法呢?你得到了什么样的回应呢?


康宝: <大笑> 老实说,反应真是各种各样的:从“这是荒唐的垃圾”到“这从此改变了我人生”,还有很多在这两者之间的。比我想象中出现了更多的热烈反应,也比我想象中出现了更多争论。当你写这样的书,本该担心写完后会石沉大海,会无人问津;却有很多人在讨论它。他们的评语有时候会困扰我,有时候觉得被误解了,被不准确的转述了。有时候人们又尝试去突破,那是我欣赏的。也有些代沟的现象出现,有些学者同样对保罗和《罗马书》写过很长的著作,而我挑战了、威胁了他们的研究;对他们来说,是很难转过来说:“哟,原来我一直搞错了”——若他们真的错了。年青的一代,博士生和博士后们,对此却非常热衷。

主持: 都有哪些表现呢?

康宝: 他们把不同的段落编排起来,作为自己对保罗的新研究。他们处于较能被塑造的阶段,就像我当年那样。他们若说:“我们学过的原来是错的,让我们采用新的意识吧”,这对他们的代价并不大。而对于老一辈,若说他们一直用的意识不成立了,就会产生很大的牺牲了。若出现意识上的转变,这些都是典型的反应嘛。那是他们一直以来的意识,我需要对他们有耐心、和委婉一些。

主持: 但你也不是唯一提倡这种意识的人吧。

康宝: 我希望不是。对于保罗的整体,肯定不是唯一一个。很多学者,在福音的主旨上,确实很认同我的。“这是绝对正确的!” 我这样的解读保罗,是承继了长久的传统的。我希望我如此解读保罗的福音,完全是承继了早期教父们、卡帕多其亞教父们、还有天主教和东正教最好的一面、宗教改革一直以来最好的一面。我认为是承接了教会最好的神学的。

不过很多“非学者”解读保罗时,倒不是这样传统的。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好理由,为何会那样。

主持: 你没有完全归咎于他们的研究、学习、和教导的背景。有没有这样的例子,当某位重要的神学家遇上了新的观念意识,会欣然采纳呢?有什么东西会吸引人坚持一位“批判性”的保罗,而不是一位“恩慈性”的保罗呢?

康宝: 你这真是当头一棒了。无论你承认与否,神学观念总会影响我们的读经的,经文总会被那样过滤的,人们会捍卫这些观念。当人们对某种神学立场不够清晰通透,会很容易堕入一种“计较条件”的观念里conditionality—— 一种“合约条款主义”里contractualism——若我们不警惕和避免它。若我们不百分百的坚守 “不讲条件”的福音。

主持: 当你说“计较条件”的观念conditionality、和“合约条款主义”contractual,你是指哪些方面呢?

康宝: 我是指,某些人所陈述的与上帝的关系,基本上是基于合约条款的。他们虽称之为“盟约”,但却是条款性的合约。合约是交换的,“如果你先作这些事,我就给你作那些事”;总有这个“如果”在里面,然后是条款的细节。这也是我们运作社会的模式、我们运作家庭的部分模式——很不幸、我们运作政治的模式、运作神学的模式。在上帝对人的关系上,这是我们根本的误解!

主持: 就是说“你若作了某些事,我就会给你救恩”。

康宝: 正是!这对我们自然不过了,这会很容易渗透进来的,不是吗。但它根本性的破坏了福音。你若加入了这个小词语“如果”,就糟蹋恩典的福音了;就那么容易。

主持: 那么,“盟约”又有何不同呢?

康宝: 若我们正确的理解“盟约”……不幸的是,当人们谈到“盟约”时,用了“合约条款”的观念来讲。而“合约条款”正是“盟约”不会有的。当我们学习“上帝的盟约”,正是要看上帝藉着基督如何与我们联结;就是这么简单,是清晰的、全然无条件的。是无条件赐予的慈爱,是上帝在创世以前就定意的,要我们与祂建立交流,并要转化我们。这就是“那盟约”。那里不讲条件、没有拖后腿的条文,没有“如果”,也没有“但是”。

主持: 难道旧约不是充满这些吗?有这观念说:“对我的应许盟约,我是信实的,无论你们作了什么”。“在盟约的信实里,我不会改变,故此你们不会灭亡”。

康宝: 正是!人们倾向于犯一个小错误。人们把上帝在“盟约关系中的期望”,扭曲为“条件”。上帝是表述了盟约关系中人们的恰当回应,而我们却把它扭曲成合约条款。因着种种不幸的原因,我们喜欢陈述条款。

这是正在发生的、对保罗解读的争战!这是至关重要的争战!既得利益的非常的深,那斗争有时候非常猛烈。人们被烙下了“条款福音”,所以争战是非常严峻的。这真是一个悲剧!教会里多少善良的人,被灌输说上帝是计较条件的;所以当我提供福音的真实解读——基于恩典的福音解读,他们却要抵挡。

主持: 若我们看到恩典是无条件的,不就消除一切的比较了吗。换句话说,我就不能说“我在这方面或那方面很忠心,而你没有;所以我更为配得上,而你该被定罪”。我们自然而然会那样想的。

康宝: “反正我就是比你强”,只是要找个理由来说明罢了。

主持: 所以“我们要坚守立场”。

康宝: 那是很不幸的解读!

主持: 那变成了基要的观念了。

康宝: 那是得罪上帝的,不是吗?

主持: 那很宗教。那是抵挡福音的。

康宝: 蒙混的宗教是反福音的,正是!

主持: 要是有更多时间讨论就好了。这书名是《上帝解放人类》。下次我们再会面时,会讨论你为何选择这个书名《上帝解放人类》。

康宝: 我会很喜欢讲这点。

主持: 但这要等下次了。谢谢你的光临!

康宝: 你客气了。
《完》

timmy
已验证的老门徒
已验证的老门徒

帖子数 : 2516
注册日期 : 09-07-13

http://www.tudou.com/home/fish-cafe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